幸会,我是远书。
农药/mjj/剑三/魔道祖师中心
all瑜爱好者




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

远书籍北

【信云】天上掉下来个神大人!(1)

 @灰渡. 和太太的联文!

修仙设定 元婴信*星君云

重发一遍,是个长篇he(

后篇(2)

感谢食用!


江山易改千百隔,杯深星寥檀香薄。

往事几回得?

又岂在一朝,梦醉蓝河。

——题记

 


夏夜的流萤坠满星宿,院中声声蝉鸣。一男一女于石桌旁,不远处散着零零落落两三个酒坛。


“唉——”韩信斟一盏酒,仰头一饮而尽,颦蹙着忧愁地托腮,怨念地瞥了一眼坐在自己彼面笑意盈盈的女子,“我说啊貂小姐,是不是我遭遇心烦不顺你就特别高兴?”


“对啊。”貂蝉粲然,抬手揽过自己的水袖为自己斟满杯酒,“妾身认为你应该比较熟悉这种相处情况的,毕竟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呀。”


韩信叹息一声,捋过耳边一缕发丝,微微皱眉盯着她的发髻道:“其实我不太习惯,其实你可以对我温柔一些,才配得上你这倾国倾城的美……”


“重言哥哥~”


韩信听闻抖了三抖,默默地摇了摇头,挥手赶走嗡嗡作响的飞虫。


良久,他像突然想起什么似得一拍石桌,疼得倒吸一口凉气,吃痛地搓着双手怒道:“不行,不能再颓废下去了,刘季那厮从今天开始都是化神初期了,老子居然还卡在元婴!”


貂蝉转着墨色的发丝,轻笑一声弯眸道:“虽然妾身才刚刚金丹,但有个主意能够加快修炼速度,不知你想不想试一试——只是街坊四邻的女人们的杂谈,成功几率不大,但做了总比没做好,是吧?”


韩信默然半晌,目光一转,点了点头道:“……好吧。我该怎么做?”


貂蝉起身,眸色一凝望向星辰璀璨的天际,韩信也由不得跟着站起身随着她如炬般的目光看去。貂蝉深吸一口气朱唇轻启,他也提一口气张开嘴。


“神仙大大能不能来接我成仙——”


“你这什么咒语!!!我再听信婵言就有鬼!”韩信跟著她脱口而出后,恨不得鄙视一百遍自己和貂蝉的智商,酒盏一摔,气得爬到石桌上,丹田运气,灵力传声喊道:“对不起神仙大人刚才喊话的人脑子有问——”


他还没说完,便有什么东西带着一股巨大的冲力撞击在韩信的怀里,其速度过快让他甚至都没来得及保护自己的元神。


彼时貂蝉清楚地听到了石桌破碎和什么东西开裂的声音。她没去看躺在地上碎了半个气海的韩信,柳眉拧到了一起,粉眸中闪过一丝心痛,蹲下身喃喃自语道:“这桌子还挺贵的来着……”


韩信心中暗骂一声,稳定住元神,努力地想要直起身来看究竟掉下来了什么,眯了眯眼只分辨出来这是个人,墨棕色碎发。于是他小心翼翼地戳了戳人的头顶,试探道:“那个,贵安,请问你能从我身上起来了吗?”


“啊,对不起。”那人摸索着周围的地形,双手撑在韩信身边,爬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尘土,整了整衣服,微微歉然颔首,“给你添麻烦了很抱歉。在下赵云字子龙,位属天宫第七,南云星君。”


借着月色,韩信能清清楚楚地看见赵云一张肃然正经的脸。一袭墨蓝长衣,身着绣黑白云鹤披袍,青蓝色抹额系于发间,没于棕色的碎发下,绸带散在肩上。一双冰蓝色的瞳孔给他添了些浩然正气与一丝不苟。单看样貌,放在街上绝对是屡屡被人眄眸观看的类型。


不对,现在不是在意这些的时候——


两人一仰一俯对视半晌,韩信尴尬地挥了挥手,瞥一眼不远处得意洋洋的貂蝉,结巴道:“我叫韩信,字重言。你……不会真的是来帮我加快修炼速度的神仙大人吧……”


赵云露出困惑的表情,摇摇头道:“我不知道您说什么修炼速度,但我其实是不小心掉到人间的……”



 

说到为什么赵云会不小心从天庭上掉下来这件事,其实他本人也很绝望。


不过就是今天休假,他心情大好出门溜仙宠,哪知走着走着脚下突然泛起一柱白光,等赵云回过神来已经在做自由落体运动了。紧接着没过三四秒钟,他已经完美着陆到了一户人家的院子里,精确空降到一个人的身上。


——到底是谁没事闲的用破天符给天庭底下开洞?!


万幸的是这个被他空降的男人是个元婴。赵云稍稍松了口气,神力稍微探测了一下,心中微微一沉。


这间屋子里还有个已经步入破碎虚空的元神存在。隐藏得很深,若不是以赵云星君的身份恐怕也察觉不出来。他略微侧目,瞥见站在自己身后冁然着一脸人畜无害的墨发女子。


破碎虚空……女人?


应该不是吧。


真是到了个神奇的地方。赵云想,索性没想起来自己还趴在谁身上,直到韩信出声抱怨,方才慢慢悠悠起身,看清楚这人的俊凯的容貌。


原本好好的元婴九品中期,被自已一砸,愣是退回了八品,元神不稳,气海碎了一半。再结合韩信刚刚说什么“加快修炼速度”,赵云估摸着他原本是想马上步入大乘期——


完犊子,摊上大事了。

 

貂蝉,芳龄三百六十八,韩信之青梅。对外宣称修为金丹,但只有她一个人知道,以破碎虚空的修为,足足越过大乘无数个档次,还有半步就可以飞升天庭了。而这半步,即使是天赋异禀的貂蝉也已经踟蹰了一百多年。


今天似乎多了一个人跟她分享这个秘密,是个清秀的星君,普通人口中的神仙大人。登场就显得狂霸酷炫拽超乎想象,直接砸掉韩信两阶修为。


长得还不错,差不多能嫁了。


貂蝉想,瞥见韩信正怔忡凝眸于月下赵云的身影,发动自己女人的直觉,立马转变了看法。


长得还不错,差不多能嫁给韩信了。

 

韩信一脸苦大仇深地看着正襟危坐的赵云,后者垂眸不理会他。良久韩信终于忍不住侧目,低声问身边正在认真翻书的貂蝉:“蝉哥,你这办法到底怎么才能加快修炼速度啊。”


“你问妾身?”貂蝉轻哼一声,似乎被打扰了读书的雅兴,“双修去吧。”


韩信被呛了一口,赵云似乎也被深深地触动,将脸绷得更紧了一些,抹额垂下来的绸带以不易察觉的幅度颤了颤,抬眼悄悄去看韩信,正巧他的目光也投过来,在空中相撞。


“在下想回天庭……”


“我想去天庭。”


两个人同时怔了怔,浅浅地笑了起来,似乎达成了某种共识。


貂蝉浅浅地笑了起来,将那书卷放在腿上,摸了摸香囊,托腮望向正在和赵云套近乎的韩信,此时两人已经开始步入勾肩搭背的阶段了。


——不知道擅自使用破天符这件事情会不会被天上的老家伙们知道。


“自己给天庭开的洞,哭着也得补完呀……”


“蝉哥,你刚刚说什么了吗?”


“没有。”貂蝉转着头发,粉眸一转,轻轻笑了起来,“你的错觉啦,傻重言。”



 

韩信与赵云彻夜促膝长谈,直到后半夜才意识到,除了貂婵的寝室之外,只有韩信的屋子和玄关的小床褥可以睡。


后来赵云痛苦地在蚊子与大老爷们的身旁抉择了半晌,毅然决然地选择了韩信的身边。


两个人在一人大小的板床上挤了半天,最后临近凌晨,韩信顶着黑眼圈噌地一下坐了起来,揉了揉头发怒道:“啊啊够了!我堂堂元婴九品为什么要纠结睡觉的问题!大不了不睡了!”


赵云已经被韩信的折腾能力折磨得精疲力竭,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道:“醒醒……你现在也就……八品……呼呼……”


韩信的脸瞬间黑了一半,闭上双眸触探自己的气海,再睁眼默然了半晌。


“赵云!!你!!还我修为!!”


赵云翻了个身,假装沉沉地睡了过去。

tbc


评论(3)
热度(85)

© 远书籍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