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会,我是远书。
农药/mjj/剑三/魔道祖师中心
all瑜爱好者




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

远书籍北

【信云】天上掉下来个神大人!(3)

*修仙设定 和 @灰渡. 的联文

*元婴信x星君云

前篇(2)

或者戳专属tag↓



斩神诛仙入天幕,星华陨落出其灼。

 

那青龙通体碧蓝,一双炯炯的龙眼深邃有神,如临大敌般死死盯着两人,足有七八尺长的龙须拂过海面,激起一阵急促的浪花,击打在石岸上,响得振聋发聩。强大的压迫感险些使韩信的气海不稳,脚底一个踉跄。


“子龙兄……你这还真是找来了条小龙啊。”


韩信咬牙切齿道,流转着赤金色锋芒的长枪渐渐显现在他手中,眼中赫然已经开始闪烁着兴奋的战意,倏然掠过朝云向青龙冲过去:“竟然能找到这么好的猎物——”


“哎……韩兄且慢!”


赵云叹了口气,认命般地跟在韩信身后,站在星灼剑上饶有兴趣地看着那道红色的影子飞速与巨龙碰撞在一起。韩信手中的斩幕绽出耀眼的光芒,足以使天幕日光黯然失色。


噗嗤一声,长枪穿透了青龙的厚鳞,殷红的赤血似乎激怒了仙兽,径直撞开了韩信,似乎在寻找使它泄气的目标,布满血丝的龙瞳搜寻了半晌,最后向御剑看戏的赵云冲了过去。


韩信只愣了一瞬间,双手拢在嘴边不过脑子本能地喊道:“别想不开啊龙兄!”

 



为时已晚。


足有半人宽的龙尾向手无寸铁的星君扫去,赵云不紧不慢,只是静静看着带着强大灵力的龙尾离自己越来越近。韩信悄悄捏了把汗,幸好它在离他只有三四尺的时候猛然停止了下来。


几秒种后,刚刚还趾高气扬拽的二五八万的青龙畏首畏尾地缩在了赵云面前,不进体积自动缩小了好几十倍,还时不时发出讨好般呜咽的叫声。


赵云摸了摸它的龙角,转过头去对韩信正色道:“怎么样韩兄,这样的仙宠得不得劲?”


“啥……?”


“我是说,你觉得它怎么样?”


韩信摩挲着下巴端详了小青龙半晌,后者乖巧地蹭了蹭赵云的胸口,狠狠瞪了他一眼,得意洋洋地甩着胖乎乎的爪子。


……死龙。


 


韩信收回斩幕,内心想象了一百种小青龙的死法,然后不着痕迹地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有点怂……咳咳,想必会有很大帮助。”


赵云轻咳了两声,将小龙不动声色地从自己的肩膀上揪下来,正色道:“那事不宜迟,这位青龙……先生,能不能帮韩兄修复一下气海?顺便结个契约。”


青龙看了看一脸意犹未尽的韩信,又看了一眼笑得人畜无害的赵云,嗷嗷叫了几声认命一样的飞到韩信面前,化作一道赤金色的光钻入他的体内。


一阵泉涌般的灵力充盈在韩信破损的气海里,飞速重组着他的身体每一个角落。


更令他惊讶的是,在气海重峦叠嶂的山峰中,一架散发着幽碧色浅光的龙骨显现于山谷间,如同楼盘的地基一般坚实了韩信的骨髓。他能感受到自己的修为一步一步地开始攀登——


元婴八品上、九品下、九品中。


赵云轻轻扶住歪过头的韩信,将他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上,踉跄了一步,星灼剑重新在脚底浮现,带着两人缓缓升上半空。

 

 

 

两人回到宅院里的时候,正看见前院里的貂蝉搬起一块一人高的巨石,左顾右盼正在寻找什么。


“……干什么呢貂蝉小姐?”


貂蝉闻言扔下手里的石头,不顾身后一声巨响和震动,跑过去换上一幅笑靥如花地样子:“天都快黑了你们才回家,也不跟我说一声,害得我翻遍了整个家找你们……”


“得了吧你,我和子龙兄又不会遁地。”韩信拍了拍她的头,“对了,今天子龙帮我抓了只灵兽,你看看顺便帮它起个名字吧。”


小青龙听到韩信的声音,从赵云的中衣里爬出来,揉了揉眼睛睡眼朦胧地看了看周围的景象。


“啊……这手感!龙鳞!这才是真正的青龙啊……”貂蝉好像看见了宝贝一样,两眼放光一把抓起龙崽子,忘我地开始上下左右来回折腾它。


玩够了之后,她抱着险些上吐下泻的青龙,蹙起柳眉努力思考了半晌后,粉眸里闪烁着狡黠道:“那我——叫你小胖好了。”


“老子叫白璆!!”青龙忍无可忍,一拍貂蝉的胳膊怒道。


三个人死死地盯着它。良久韩信啊了一声,挠挠头眄眸看向一脸风轻云淡的赵云:“它……还会说话?”


白璆气得白眼一翻,从貂蝉的怀中窜了出来跑飞回赵云肩头,朝韩信吐了吐舌头嘲讽道:“好歹小爷我也有破碎虚空的修为。”


眼看着一人一龙的气氛越来越拔剑张弩,赵云及时站出来,按了按韩信的头顶,浅笑道:“好了好了,别吵。现在韩兄的气海修复,修为也提回来了,在下估摸着不久就可以到大乘期了。”


“你这么说让修仙界那么多瓶颈的老家伙们情何以堪啊。”貂蝉叹了口气,旋即拍拍手笑了起来,一把抓过四角乱蹬的白璆,宽袖在暖风中被轻轻抚起,“为了庆祝白兄被重言哥和子龙哥驯服,今天晚上吃顿好的!”


望着貂蝉一蹦一跳跑去后厨的身影,赵云收回目光,瞥了一眼身边的韩信,勾起嘴角喃喃道:“有时候挺羡慕你的,韩兄。”


“为什么?”


赵云青蓝色的抹额扬起,绣着黑白云鹤的长袍衣袂翻动。身后竹叶沙沙,在金黄的天幕下,他那略显单薄的身影好似一动就会被风吹走一般。韩信忍不住向他的身边靠了靠。


“这里有一种……回家的感觉。去天庭已经五百年,大概早就忘了家庭是什么感觉了。”


韩信闻言呸了几声,旋即笑道:“才不会呢,小婵这么凶的人,谁敢娶她呀。我认识她都觉得倒了八辈子霉。”


“不是。”赵云忽然打断他的话,转过身面对他,一双冰蓝色的双眸直直地盯着韩信,“我是说,如果我们是一个家庭。有貂小姐这样的孩子,养一只白璆这样珍贵的仙兽……”


向来一本正经的星君说到这里猛然停下了。平静的脸上掠过几抹慌乱和绯红,捂住脸沉默了好半天,双手向下挪了挪露出双眼,闷声道:“对不起,我随便说的……请不要当真。”


韩信怔了怔,径直伸出手,抚上赵云的脸颊。

TBC


评论(6)
热度(53)

© 远书籍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