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会,我是远书。
农药/mjj/剑三/魔道祖师中心
all瑜爱好者




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

远书籍北

【嘉瑞】我隔壁的那个老师

现pa,优等生和邻家老师的故事

没头脑和不高兴

有玩梗请注意  仅供娱乐!!

有评论,就有后续。(黄子韬脸.jpg


1

嘉德罗斯轻轻弯起眼眸,勾唇笑了起来。不论是看起来狂霸酷炫的翘腿坐姿,还是唯我独尊的气场,都足以让人为之折服。

“天凉了,让王氏破产吧。”

然后全班同学眼睁睁地看着自班扛把子被隔壁班主任老师一把从桌子上拽下来了。

“别坐桌子上,嘉德罗斯。”

 

2

格瑞是二班的班主任。管辖范围是二班的学生和一班的嘉德罗斯。

其原因不只是因为他太爱给别人添麻烦,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嘉德罗斯的父母出国了,因此把孩子托付给了作为熟人的格瑞。

任教将近五年,唯一让格瑞苦手的学生就是这个非常优秀的问题儿童。

说嘉德罗斯是儿童的原因格瑞数也数不过来。譬如爱好打架、爱吃小孩子才喜欢的软糖,或者为了激怒格瑞跑到二班乱扔垃圾。

听着来自班长痛哭流涕的控诉,格瑞独自端坐在夕阳下思考了很长时间,最后想出了一个绝赞的主意来阻止嘉德罗斯幼稚的行为。

 

3

嘉德罗斯偷偷摸摸跑进了二班教室。

嘉德罗斯窜到了后门,找到了垃圾桶。

嘉德罗斯抬起头,看见了一个纸牌,上面是格瑞的字迹。

 

别乱扔果皮、垃圾。

 

4

没有看清楚标点的嘉德罗斯感觉自己受到了嘲讽。

他决定反过去嘲讽格瑞。

 

5

放学后,格瑞向往常一样背起公文包离开办公室。

夕阳微斜,暮霭沉沉,墙外的榴花不知什么时候悄悄盛开了,掺着泥土的气味混入校园。一切都很美好——如果没有那个倚着长棍站在走廊上的问题学生。

“老师,打架吗。”

不打,滚。格瑞在心里兀自说道。

面上他直接无视了嘉德罗斯,跻身从他和墙之间的缝隙穿入。

“碰!”

格瑞微微侧目,嘉德罗斯的手肘撑在他的耳边,而那双澄澈的金眸闪烁着危险的气息,距离他也不过五厘米。

“……你到底想干什么?”

 

6

嘉德罗斯极力忍住自己接近扭曲的神情。

因为他一激动心血来潮壁咚格瑞的时候,不小心磕到了麻筋。

肘关节处传来阵阵麻木和酥痒的感觉,想哭也哭不出来,想笑又必须得忍住。

“想干你。”

每当嘉德罗斯回想起这刺激的对话时,都激动的想从轮椅上站起来。

 

7

嘉德罗斯从病院回学校的第二周正好赶上期中考试。

格瑞向来以“只要有作弊的人没有能被我漏掉的”著称,纵横于卫生间和天台之间,破灭了无数个企图打小抄的人的希望。

而此刻,格瑞坐在教室最后的两排桌椅之间,却没有了心思再出去巡视。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嘉德罗斯就坐在他旁边,一边写卷子一边游刃有余地哼歌。

“猴哥——猴哥!你可曾想起了我——”

“闭嘴,影响其他人考试了。”

嘉德罗斯停笔,眄眸意味深长地看了格瑞一眼,露出极为狡黠的神情和小小的虎牙,轻声道:“还不是因为老师你向学校提建议最多提前半个小时交卷。”

格瑞没有理他的意思,轻哼一声翘脚道:“无聊自己玩去。”

嘉德罗斯哦了一声,便继续低下头在卷子上写写画画。格瑞对他的听话感到有些意外,但很快就忘记了这种不适,起身去场外巡视了。

 

8

半个小时以后格瑞回到了教室。此时离交卷还有一个小时。他前脚刚迈进去,一眼就看见了第一列角落里嘉德罗斯高高举起的手。

为了不影响其他人,格瑞快步走了过去。

“怎么了?”

嘉德罗斯张了张嘴,做出一副“很抱歉”的表情,挠了挠脸颊道:“对不起老师,我忘了我要说什么了。”

 

9

离交卷五十分钟,嘉德罗斯戳了戳坐在自己身边控场的格瑞。

格瑞噌地一下躲开,警觉地盯着他沉声道:“……你干什么。”

“对不起格瑞老师,我又忘了。”

嘉德罗斯收回手,做了个欠揍的鬼脸。

 

10

格瑞压住自己的麒麟臂。

没过多一会儿,嘉德罗斯又一次试图用笔尖碰他,格瑞终于忍无可忍站起身来就要去抓嘉德罗斯的领子。

“老师!我想去卫生间。”

“……给我滚。”


大概是tbc

评论(7)
热度(72)

© 远书籍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