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会,我是远书。
农药/mjj/剑三/魔道祖师中心
all瑜爱好者




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

远书籍北

【至尊组/屠倚】秋灯

入党交费,做不白嫖的好青年

双向暗恋,原设定架空pa

*ooc


 

倚天收回长箭,眄眸淡漠地瞥了一眼后院拱门处,语气中透露着些许无奈,道:“亏你连我在这种地方都知道。”


屠龙捻起发梢上的梨花瓣,墨红色的发尖因为他的举动而微微翘起,扬唇笑道:“那还不简单啊,向小姑娘打听打听就知道了。况且你这种整天习剑的人,猜不到才奇怪了。”


满地皎白色的梨花。倚天怔忡了半晌,最终还是没说什么,摇了摇头向他走去:“然后呢?你来这里不会只是来看我吧。”


“当然不是。”屠龙侧身让倚天走出拱门,一抹幽幽的檀香略过他的鼻腔,犹如奶猫的尾巴扫过一样,让他的心有些酥痒的感觉。


“……我来找你打架。”


倚天似乎呛了一下,回眸丢给他一个嫌弃的眼神。


屠龙立马改口,挠了挠脸颊道:“啊……不对。今天中元节,你也别老在院子里面待着了,不去集市上看看?”


倚天的脚步滞了滞,转过身来,夕暮的凉风轻轻挽起他的发丝,使这抹天蓝色在黑绒般的天际下更加显眼。他几乎脱口而出的爽直回答倒是让屠龙出乎意料。


“好。”

 



五陵金市的人群熙熙攘攘,店面都挽起了红色的灯笼,许多以往藏在角落的小铺子也纷纷跻身霸占着街道的一小部分。当然其中最多的还是各种打着暧昧的烛光散发着甜香的阁楼——对此倚天很不能理解为什么屠龙能面不改色地婉拒老鸨的邀请。


“因为我习惯了嘛,我以前陪小姑娘一起逛街。”


市中最大的那颗梨树上挂满了大红宣纸的字条,因为点缀了些许鎏金斑点,在夜色和灯火下招摇着,闪烁着斑驳的光点。

 

倚天摩挲着白玉手镯的动作停了下来,将它重新放回摊位上,低声嗫嚅道:“你整天小姑娘、小姑娘的,为何不叫她陪你出来。”

 

这种带着微微责备的话语在屠龙看来带上了些嗔怪的意味。再联想到倚天那副万年冰雪高洁的样子,由不得轻声笑了起来。

 

“她忙着找寻自己的记忆,我便也不好意思打搅她了。而且我们二人都没有一起逛过街市……你觉得很无聊吗?”

 

“不是。”倚天闷闷地应了一声,重新捡起那只手镯。

 

屠龙倚在树旁,在皎白的月色下,浅粉色的梨花瓣悄无声息地略过眼前,微凉的秋风走过街市,身后的成荫密树摇曳发出沙沙的响声。他清楚地看到不远处的倚天,轻轻弯起柳眉,勾唇莞尔。

 

他笑起来真好看。屠龙用手背挡住微微染上红色的脸颊,如此想到。

 

 

 

 

 

兴许是倚天太久没有来过这样车水马龙的地方,又正逢节日,屠龙跟着他一路从南城走到东城,几乎跑遍了商铺和小吃店,虽然倚天一本正经的神色从来没有变过,但屠龙知道他一定逛得尽兴了。

 

东城于一条冗长的河为尽头。人群甚至要比金市更加密集,年轻的俊郎带着盛装的女子漫步在青石小路上,提着两盏孔明灯的屠龙和倚天两个人一前一后闷声走着,倒是与这浪漫的景色显得有些突兀。

 

几乎就要走到城郊,人才渐渐少了下来。屠龙在河边勉强扒出一块能坐的地方,毫不顾忌地坐了下去。倚天左右思忖了半晌,最终还是拍了拍长衣,坐在了他旁边。

 

“喏,你一盏我一盏。”屠龙把手里的孔明灯递给倚天。烛芯跳动着浅红色的明光,在灯纸中轻轻摇曳着,散发着些许沁人心脾的幽香。

 

青年接过来左右端详了它半晌,脸色僵了僵,转头露出无奈的神色:“……这个用来干什么的?”

 

“……不会吧。”屠龙抽了抽嘴角,低声道。

 

舒了一口气,屠龙将倚天手中的灯拿过来,掌心若有若无地蹭过他的指尖。像是要故意偷走屠龙的心跳一般,倚天浅而平稳的呼吸声打在他的耳边,距离近在咫尺。

 

“用来祈福啊——接下来一年诸事顺利,与朋友相处和睦之类的……其实也没什么实际意义,反正我们也就图个乐而已。对了,你要不要祈个福什么的?”

 

屠龙松开手,闪烁着微光的孔明灯慢慢升入无际的天穹,摇摇晃晃地扶摇而上,最终与千万盏明灯汇聚在一起。他悄悄在许了个愿,然后在心里小小地鄙视了一下自己的幼稚行为。

 

倏然,屠龙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张了张嘴道:“倚天,其实我……”

 

右肩忽然一沉。屠龙眄眸看去,浅蓝色的发丝从他的肩上滑落,倚天均匀的呼吸拂过他的臂膀,竟是不知道何时浅眠了。

 

屠龙轻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地揽过倚天的肩膀。

 

“……这样也不错。”

 

他没有看见倚天的唇微微扬了起来。

 

“……呆子。”

 

End

评论(11)
热度(297)

© 远书籍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