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会,我是远书。
农药/mjj/剑三/魔道祖师中心
all瑜爱好者




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

远书籍北

【亮瑜】月动山白

修仙pa,乐道师兄弟
年下注意!!!
祝豆哥 @长江边洗脚的郭奉孝 生日快乐😭😭
李是偶永远滴女神!


“阿瑜啊。”姜子牙沉重地谈了一口气,眉间的皱纹又加重了一些,“现在我门子弟稀缺、生意惨淡、资金匮乏,乃是注定乐道存亡之时,所以你能不能……”

“这就是您让我跑五十里地下山给您收徒的原因?”

“是。”姜子牙清了清嗓子,强行将视线移到别处,躲开了周瑜锋利的眼刀,“你知道人老了腿脚不太灵便。”

周瑜跪在堂前,心中没有一丝波澜,抽了抽嘴角踟蹰了半晌,还是将头贴在手背上闷闷地回答道:“是,徒儿知道了。”




周瑜,字公瑾。稷下学院乐修分派姜子牙的亲传大弟子。

不仅在同道中人之间很有名气,甚至江湖上也有很多人知晓「琴仙周郎」的名号。曾经也有很多其他门派因为周瑜的天赋而想挖墙脚,但最终一一被他本人回绝了。

“我只会坚持我自己走的道。”周瑜的对外宣言如此道。

而此刻,当周瑜从灵囊中拿出姜子牙给他准备的招募道具后,突然有一种后悔的感觉从心底油然而生。

是的——一面极像江湖郎中所用的的橘黄色长旗,一个简陋的木桌,几块模样连周瑜都看不下去的灵器。没了。

来的人一定都是傻子。周瑜举着大旗漠视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想。




“——那个,你好。”

不知道过了多久,嘈杂的人声让昏昏欲睡的周瑜抬起头,一双温和的冰蓝眼眸出现在视线中。在浅金色的阳光下接近透明,让他有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

“啊……对不起,我睡着了。”周瑜挠了挠脸颊,拼命压下心底最后一丝侥幸的期望,颇为抱歉地颔首,“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那人退了几步,仰头瞧了一眼那大旗,迟疑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道:“……小姐算命吗?”




“就是这样。”周瑜保持着礼貌的微笑,提着诸葛亮的领子把他拎到姜子牙面前。

“呃……”诸葛亮抱着扇子左右看了看,将视线移到面前因为憋笑而面部表情扭曲的姜子牙身上,扯出一个微笑,“那个,请问这位女……这位大侠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呢?我只是一届书生……”

“住口!无耻老贼!”周瑜忍无可忍,将诸葛亮放到地上转个身,再提起他的领子挤出一个善意的微笑,“我堂堂稷下第一乐修,虽然摆的摊子寒碜了一些,可这样仪表堂堂眉清目秀剑眉星目的人怎么看上去也不是算命的吧?我认为你的心性有待提升,此般方才能成大器,所以现在我师傅姜子牙收你为徒,还不快谢师傅——”

这样任务就完成了。当时周瑜心里这样窃喜道。

可他还是太天真了。





积年后。

季夏蝉鸣寥寥,白鸟掠过遍满斗攒芙蓉的池塘,惊起一圈圈涟漪。蓝发青年急匆匆的脚步扰了这短暂的平静,踏过朱墙碧瓦,奔跑在无人的静谧瑶台中。

诸葛亮猛然停下脚步,撩开帘子,朝里屋的周瑜喊道:“公瑾,师傅问你今年的修道大会要不要……”

紧接着,一块枕木径直拍到了他的脸上。但还是太晚——周瑜纤长的躯体被诸葛亮完完全全收入眼底。

“进屋敲门!!而且要叫我师兄!!”周瑜涨红了脸,以最快的速度扣上中衣,挎上外套扯着诸葛亮的袖口把他拽出屋子。他侧目瞥了一眼一本满足的诸葛亮,恨恨地嗫嚅道:“……没大没小。”

早知道如此,当初在山下的时候,周瑜就勉为其难地给诸葛亮算命了。

但也因为这个偶遇,周瑜发掘了诸葛亮极为优秀的才能——使原本为书生出身的诸葛亮在五年之内从区区筑基攀爬到虚丹修为,跻身越过周瑜成为第一天才。

“咳咳,公……师兄,修道大会。”诸葛亮回味了一会儿,终于想起来他来找周瑜的初衷。

周瑜松开手,便也忘了计较诸葛亮的闯入,扬眉笑道:“那当然要去了。现在修仙界什么货色都有,你不知道——五年前我还出手救了被不入流门派骚扰的女弟子呢。是时候该整顿一下武林大会的气氛了。”

诸葛亮默然了半晌,勾唇莞尔:“师兄真的很可靠啊。”

“什么?”

“没事。”他摇摇头,冰蓝的瞳中笑意丝毫未减,多了几分专一的柔和,“我是说……我很喜欢这样的公瑾。”

周瑜理所当然地无视了这话里不对劲的成分,拍了拍诸葛亮的肩膀粲然道:“那当然了。因为我比较年长啊。”





修道大会五年一度,是修仙界门派最为重视的活动。规模庞大,并且参与度也高,从各大宗室门派到江湖落魄侠士皆可参加,更甚于佳节时的五陵金市。

姜子牙以老年人腿脚不便的借口,只动了动手把两人送到了山下,给了点盘缠便回屋睡觉,美其名曰“给你们一些历练的机会”。

群峰下的小镇因为举办大会而更加人声鼎沸。不论是老百姓还是江湖过客,连朝廷上被贬谪的小官都要前来一看。如此盛况甚至更热闹于皇帝御车招摇过市。

“诸葛亮你慢点!一会儿走丢了我可不负责找……”周瑜被人挤得一个踉跄,拖着诸葛亮的袖口,随着人流向入口涌去。

话还未说完,一阵酥麻感传遍他的上半身,紧握着诸葛亮袖子的手也随之一松,还没有来得及反抗,紧接着后颈传来剧烈的痛感,周瑜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此时诸葛亮还在垫着脚眺望偌大的会场。毕竟他几年前还是一个不知名的书生,哪里见到过这样人影幢幢熙熙攘攘的盛景?倏然,他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转头道:“公……师兄,在哪里登……”

人潮还在涌动。墨发朱眸的青年早已不见踪影。

“……师兄?”





冰凉的液体由上到下淋湿了周瑜。他打了个寒战,甩开贴在额前的长发,抬眸恢复了视野。

是一个空旷的岩洞——更像是人工铸成的,石壁上的烛火摇摇。面对这刺骨的冰冷,周瑜本能地试图催动体内真气护体,才蓦然发现自己双手被绳子捆住,连奇穴也被封住,灵气的流淌速度极为微弱。

“终于醒了吗?周小公子。”一只手握住周瑜的下巴,将他的身体向上提了提,那人狰狞的面孔在昏黄的烛光下显现出来,桀桀地怪笑起来,“五年不见,你越变越漂亮了啊。”

“你……”周瑜蹙眉剐了他一个眼刀,余光开始打量岩洞的出口,“莫非是五年前因为调戏女弟子被我教训的那个人?”

“是啊。你收获的是赞誉和夸奖,而我被辱骂甚至被逐出宗室。”那弟子恨恨地说,撩开自己的衣领露出一道棕黄色的长疤痕。

“你是个很强的乐修。那一道琴斩给我留下的伤闭关了五年也没能恢复——但正因为如此,我才能突破虚丹修为追上你,甚至更胜一筹!”

他捂住脸又轻声笑了起来,沙哑的声音在洞穴里回荡,听得周瑜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良久,他戛然而止,突然扯下周瑜的外套,松垮的中衣一歪,露出锁骨和半个肩膀。

周瑜吃痛地闷哼一声,勾脚向他的小腹踹去,却因为没有了灵力被轻而易举的挡下。挣扎了几下,周瑜柳眉倒竖,怒道:“——你疯了?!”

“你不是自尊心很强么?这地方没人会发现,也不可能有人能找得到。这样看你如何有脸再去面对你的同门和恩师——”

腰腹被一只冰冷的手握住,脖颈间传来温热的触感。周瑜依旧扬首径直凝视着面前空旷的石壁,将最后一丝希望留给了一个人。

诸葛亮……

石壁应声而碎。

夕暮的日光透过婆娑树影斑驳地洒下,一道略显疲色的蓝色身影出现在被破出的洞口。诸葛亮直起腰,蹭了蹭脸上的尘土,一眼就看到了带着泫然之意的周瑜,和男人狼狈惊恐的眼神。

诸葛亮的心脏骤停了一下,瞳孔随之微微缩紧。

“……你在干什么?”他沉下声音,垂眸抬手,浅蓝色的琴身慢慢显现,绽出幽碧色的寒光。

那弟子急忙从周瑜身前跳开,拉好衣服跌跌撞撞地跑到诸葛亮面前抓住他的手腕,同时试图用修为上的气场压迫使诸葛亮冷静下来,结巴道:“我……不是,你误会了……我们只是在交流新的修行方法,对,交流……”

“我在问你,”诸葛亮丝毫不惧金丹的施压,眸色渐渐驱向淡蓝,指尖张开抚上琴弦,冰冷的神色犹如利剑,“……你对他干了什么?”

铮铮拨弦声响起,只弹奏两三音,周瑜还想说什么,刚欲张口,方才那嚣张跋扈的弟子便悄无声息地化为一撮粉末消失殆尽。

微风拂过,诸葛亮的眼神重新盈起笑意,走过去挥手斩断绳索,蹲下身环住周瑜的脖颈,轻轻抚着他的后背,低声道:“对不起,师兄。”

至此,直到各大宗室的人汇聚于岩洞来处理事件,诸葛亮自始至终只紧紧抱着周瑜重复着一句话。

“……对不起,师兄。我不会再离开你了。”




-後記

周瑜在石屋前来回踱步,时不时望望飞鸟归林的天空,青山下东篱微斜,一片金黄淡紫铺满晚霞。

“师父。”周瑜站住脚,转身冲姜子牙微微颔首,面显担忧之色,“不是和仙督协商好只因弑杀而罚闭关思过一个月吗?现在两个月都快过去了,要不要……”

姜子牙抬抬手,弯腰将一盘鲜果放在地上,捋须摇头道:“孔明有自己的选择。说不定这次灾祸也能给他一个突破的机会,不信你听这琴声——”

周瑜默然。清冽的幽幽琴声传遍山翠浅,倒是多了分沉重和稳健。他还打算反驳些什么,姜子牙已经嘱咐完事情转圜离开了。

他无言,只好坐下来对着石屋,有一下没一下地嚼着果子。

幽幽琴声依旧凄凉婉转。周瑜昏昏欲睡直到清晨,屏息静气享受着寅时山间清凉的灵气,忽然发现有些不对劲。

那琴声里还夹着许多杂音,并且渐渐放大,嗡鸣着扰乱了乐曲的主旋。在这音色的影响下,周瑜隐约听到了什么东西的爆裂声,大地开始轻轻颤抖。

周瑜猛然站起身,一个箭步冲过去开始猛敲石门,喊道:“孔明——若你想修什么歪门邪道现在就给我停下!你想毁了这个地方吗?!”

“怎么回事?”他蹙眉,“——走火入魔?”

周瑜抬手唤出长笛,奏出几音,直逼石门。金丹修为强大的灵力涌动下,坚厚沧桑的石壁坍塌,他二话不说顺着缝隙钻了进去。

诸葛亮倒在角落,原本一身皎白的飘飘衣袂也沾上尘土,水蓝色的碎发也褪成银白。周瑜缄默凝视了他良久,小跑过去扛起他的手臂,扶着诸葛亮步履维艰地走出石洞。

“师兄。”

周瑜垂眸,看到诸葛亮的睫毛微微颤抖。想了想,他吞下那些调侃的话,试图更温柔的回应他。

“怎么了?”

“虽然坎坷了些,但我现在已经是金丹九品了……”诸葛亮轻笑了起来,旋即弓身剧烈地咳嗽,咳出几丝黑血,“亮一直在等你……等我有资格和你站在一起,你是不是也会多看看亮……”

周瑜听闻诸葛亮的话,由不得怔忡了。他一直坚信不疑,那年诸葛亮无意的一句话偶然激怒他,两人一起上山修炼,拜入姜子牙门下,全都是「差一点就无法相见的巧合」。

会不会从一开始,蓝发少年就站在那杨柳依依的桥边,等着一个人的降临。一面橘黄的长旗,一方小小的木桌,一个墨发少年。

待夜阑人静,东方初明,他敲敲入眠那人的桌子,看着他睡眼惺忪的样子,勾出一个浅笑,问道:“小姐,你算命吗?我看你眉间有焦虑不安之色,见我又有恍惚之请,想必是——”

那一双温和的冰蓝眼眸出现在他的视线中,在浅金色的阳光下接近透明,让周瑜有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淡蓝色的碎发被微风带起,犹如摇曳的花林。

“想必是命中缺我吧?”

周瑜直起身,缓缓舒一口气,将手搭在诸葛亮的头顶上,似是在留恋这刹那间的温度。

曙光乍现,透过陆离阴翳描绘出点点光斑,勾勒出两人依偎在一起的身形。周瑜感觉到诸葛亮的头轻轻靠在了他的肩上,真实的重量让他有一种莫名的安心感。

“……我一直在看着你。”于是周瑜轻轻笑了起来,这么说道。

end



最后一个不算生日祝福的祝福……是我的咸鱼嗓
回北京再上电脑改链接名😢
没有办法给豆哥吸嘉,只能凑合(?)吸吸亮
一首鬼哭狼嚎的亮角色歌
《浮世殇》

评论(7)
热度(113)

© 远书籍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