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会,我是远书。
农药/mjj/剑三/魔道祖师中心
all瑜爱好者




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

远书籍北

【至尊组/屠倚】夜来

*现代pa,杀手和学生,年上

同居和已经交往的设定。

*ooc



1

红色是暗夜中最优秀的隐匿者。所以屠龙一直觉得自己不同于常人的发色十分完美。


——就算发丝上不小心沾染上血迹,也不会被别人发现。


长剑没入对方的胸腔,月光在剑柄上反射出凛冽的寒光。几声未脱出喉咙的叫喊和呜咽,伴随着惊恐的扭曲表情没入血液迸发的声音,沉重的身躯倒下。殷红的液体蜿蜿蜒蜒如同行走龙蛇,就好似古代沧桑的图腾纹路一般。


这是杀手的盛宴。


屠龙还没有来得及仔细欣赏自己的成果,这心情就被糟糕的电话铃声打断了。


啧了啧舌,他翻腾了半天才从衬衫兜里找到手机,看到主页面上显示着【倚天】二字马上缩了缩脖子,瞥了一眼时间,将手上的血污在衣服上蹭蹭,咽了咽涂抹接通了电话。


“喂?”屠龙快步离开遗体,套上风衣走过昏黄的路灯,向公寓的方向匆匆赶去。


对面没有倚天的声音,倒是隐隐地传来了有人偷偷前仰后合的笑声。屠龙马上心知肚明,晓得倚天一定是又和那帮不学好的同学一起玩游戏,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


屠龙耐心地等待了半晌,熟悉的那个声音才支吾了几个单音,闷闷地嗫嚅道:“嗯……屠龙,别的小朋友都有人接了,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回家……”


背景里面那几个声音终于放肆地笑了出来。同时铁罐瓷瓶掉到地上的声音接踵而至。屠龙小小地心疼了一下即将面临收拾屋子问题的倚天,握紧了电话故作宠溺样:“好啊宝贝,别着急,今晚床上等我。”


电话那头突然安静下来。良久之后是倚天已经降到冰点的声音冷冷道:“接下来两个月你都别想看见我和我做的饭。”

 


 

屠龙赶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钟。电视机还亮着,那群很吵闹的家伙估计早已经离开。屠龙脱下沾上血腥味的外套和风衣,悄悄走到电视旁。


倚天裹着棉被陷在沙发里,头靠在一边,似乎睡得很安稳。细密的睫毛在幽蓝的投影中打下一层阴影,轻轻颤抖着。整个房间安静到只能听见他均匀的呼吸声和钟表机械的运作声。


“……早就告诉你,如果不喜欢那种普通人的游戏,就不要跟他们在一起了。”屠龙关上电视叹了口气,挠了挠脸颊,只好笨手笨脚地抄起倚天的肩和膝弯,试图把他搬到卧室里。


“明明是你告诉我要适应这种生活。”倚天在他臂弯里冷声道。


屠龙低头吓得一个哆嗦,差点把他扔到地上。


“你不是睡着了吗!?”



“你当自己是猫吗……而且关门声音那么大。”


倚天舒了口气,任他把自己放到床上,一把抢过屠龙的枕头便死也不撒手。屠龙没办法,只好撑着半边脸躺在倚天身后玩他的头发。


“你今天又杀人了。”倚天沉声道,语气倒是透露出一种毋庸置疑的确信。屠龙闷声用一个单音作答,微微支起了身子,但还是看不清月光下他的表情。


倚天默然了半晌,最后沉声道:“剑不是用来杀人的。当年你在孤儿院执意要收留我的时候,我就已经这么说了——虽然我跟作为杀手的你这么说也没有太大用处。”


屠龙哑了哑,重新躺下来轻轻拍了拍倚天的脑袋,笑道:“好。我知道了。再接最后一个活,之后我攒够了钱,咱们就去市中心住吧。这样你离学校就近一点,每天不用那么辛苦。”


倚天的身体颤了颤,垂下头似乎极力在忍耐什么。屠龙顿了顿,接着道:“而且这样做你应该就有时间和我切磋……”


“……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你一个职业杀手为什么想要跟大学生打架。”

 

2

冲天的烈焰仿佛吞噬了天空。


当屠龙亲眼看到一根巨大的圆柱倒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意识到这次刺杀这对夫妇是不可能成功了,而且就连自己的性命也有可能葬送在这里。


好不容易打通了一个小小的出口,那个作为目标的女人突然紧紧地抓住屠龙的手臂,一边啜泣着一边道:“先生……我们看样子是不可能从这里出去了。我有个不情之请……我们夫妻比较忙,孩子在福利院,叫倚天,无论如何能不能请您……”


一双手把自己推离了火海。屠龙跌跌撞撞地从大厦里跑出来,一个踉跄扑在地上。


他不是有命不还的人。屠龙知道,自己是必须要跟这个孩子扯上点关系了。

 


屠龙第一次遇见倚天本人,就是在市郊的那个很小的福利院里。


那个时候倚天也不过十一二岁,长得眉清目秀,随说不上是俊朗,但也可以说是很清秀的了,至少没有人看见他会觉得讨厌。


“就是他?感觉不太像……”屠龙眄眸,略有些疑惑地看向身后正在和院长交谈的玄铁重剑。


玄铁重剑踱步到他身边唏嘘了半晌,扬唇笑道:“你这家伙真无情啊——连刚亲手手刃的夫妇的儿子也认不出来,你没觉得他和他爸长得很像吗?”


屠龙垂下眼帘,又端详了那个一本正经装老气横秋的少年良久,摇摇头道:“我过目就忘。”


两人缄默了一会儿,玄铁重剑挠了挠头,长叹一口气道:“啊……弑双亲的人收养自己,真不知道如果这孩子得知的话会是什么感觉。”


“……大概,会觉得我是个很做作和恶心的人吧。”屠龙弯下腰挑起倚天的一缕发丝。少年丝毫不知,抱着茶杯弯眸轻轻笑了起来。

 

3

高层大厦天台的凉风给了屠龙几分凉意,让他从混混僵僵的回忆中撕扯出来。晃了晃脑袋,他扎紧发绳,半蹲下来躲在天台入口门边。


如果上司给他的情报没有错,目标与谈话的对象将会在这里讨论一笔巨大的不义之财的分配。屠龙要做的,就是把这段话录音,并且暗杀掉这两个人。


约定的时间是七点半,还有一分钟。B市已经完全黑下来,高处偶尔闪烁着几颗两眼的星,散落在泼墨般的冬夜苍穹。


脚步声愈来愈近。屠龙作为专业级别自然可以准确地听到。他按下录音笔的按钮插在腰带上,短刀长剑同时微微出鞘。


果不其然,两个长相贼眉鼠眼的官员谈笑风生着走进了天台,正在假装热切地讨论近几天的国内大事。屠龙听废话整整听了二十分钟,快要按捺不住冲上去砍人的时候,其中一个突然压低了声音问道:“喂,之前重建豆腐渣工程的那笔尾款,咱们两个到底怎么分?”


“哎,你是不知道。”另一个叹了口气。“我都不太敢动这笔钱了。我儿子说他有个朋友叫倚天,你知道不?就是那场火灾丧生的夫妇的孩子——说不定他早就知道我们因为没钱重建而放火烧商场这件事了……”


“不可能,我们当时不是特地派了人去福利院暗杀他吗?”


“你是不知道。我们事情做到一半他哥突然跑出来说要收养他,听说还是个精英级别的,我们就没有敢对他下手。”


屠龙躲在墙后怔住了,他们所说的“倚天的哥哥”应该指的就是自己。除了这个想法萦绕在他的脑海中,其余都是一片空白。


玄铁以前从来没有告诉过他这件事情,但从只言片语来看,他很有可能早就知道,但因为觉得没有必要告诉屠龙,就隐瞒了下来。


如果玄铁知道他们两个会发展成这样暧昧的关系的话——应该就不会这么做了。


倚天微微发颤的身体,浅蓝色的长发凌乱地铺在床褥上,眼角染上一丝瑰红,眉头蹙起捂住嘴咬紧下唇,破碎的单音从指间泻出,那是他二人共赴巫山云雨的、只有屠龙能看见的倚天。


一个声音告诉他——那可是你的亲生兄弟。


直到异物刺入小腹的撕裂痛感和冬夜寒风一同撞击着他的神经,才稍微清醒了一些。那感觉马上就变成失血带来的头晕和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屠龙向前踉跄了几步走出阴影。


那两个人看到他哑然了好长时间,他听到后面一个冷冰冰的声音道:“这家伙就是想刺杀你们两个的人。我的任务完成了,你们继续谈。”


他渐渐支持不住这副沉重的身体而倒在了地上。嘈杂的声音正在离他远去,五色的霓虹灯最终化为点点陆离光斑,伴随着隐隐约约的嗡鸣声编成一首喑哑的歌谣,升上天空化作千万星辰。


不知道过了多久,屠龙几乎什么都已经看不见,口袋里传来手机铃声。那还是倚天一段时间沉迷于宫斗剧的时候给他设的。


“……不再叹你说过的人间世事无常……”


神使鬼差地,他哆哆嗦嗦地从衣袋里掏出电话,摸索了一阵按下了接通键。


“喂?”他勉强打起精神,用平常的语调道。


“你怎么还不回来……现在已经三点了,我还以为你已经……”倚天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急促,但还是保持着一贯的骄矜和淡漠。


“倚天,你听我说啊。”屠龙撑起身体转过来,几颗明星散发着微弱的光洒在夜幕中,他轻轻笑了起来,“人没杀成,不过录音搞到了,咱们应该还能赚一点。到时候再讹一点玄铁老爹的钱,你搬去市中心住吧。”


“什么叫我搬去市中心?不是你说要一起……”倚天哑然了半晌道,忽然拔高了一个语调,“你在哪?发生什么了?”


“不要胡思乱想……”屠龙倒吸了一口气,捂住开始凝结血块的伤口,“我只是担心你扯上我这边的麻烦,所以你不要随便给人开门。啊……对了,我马上就回去,你怕黑吗?”


倚天像是被他逗笑了,轻哼一声道:“我又不是小孩子。”


两人沉默了很久。屠龙感觉到自己的体温正在一点一点流逝,渐渐和冰冷的手机壳融为一体。


“倚天。”


“……嗯?”


“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你。”


倚天没有说话。


“你在家等我,我马上就回来……乖。”


屠龙兀自挂掉了电话,长舒了一口气。


“可恶……我真的好喜欢你。”




 

“……你看这个人,身上的遗物倒是不多,只有这个手机握得真紧,连法医都没法弄出来。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人就是这样……”


“别说了,真晦气。听说这人还是个杀手,手里人命估计也不少,算是血债血偿吧……”


“说起来刚才那个警戒线外的蓝头发男生你看见了吗?一直拽着警官说要见遗体的那个。”


“啊,听说是这个人收养的孩子,还是重点大学的学生,估计什么也不知道吧,真可怜。不过一个杀手居然要收养孤儿……该说是可恨的人也有善心之时吗?”

End


借梗有。

部分来自《我才没有接别的小朋友》

惊不惊喜!刺不刺激!意不意外!


评论(4)
热度(72)

© 远书籍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