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会,我是远书。
农药/mjj/剑三/魔道祖师中心
all瑜爱好者




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

远书籍北

【白狄】竹海

归档。

架空pa,吟游诗人白×少年狄

ooc


喊声打杀声混在一起,炽焰燃烧着茅草吞吐着泼墨似的夜空,鲜血在土地上蔓延,画出咒怨似的符文。


野狼嘶哑地嚎叫着,荆棘不知道第几次残忍地划破单薄的绸衣,在空气中留下凝重的血腥味。


山上有一片竹海,只要逃去那里就可以了。


当李白只身一人跌跌撞撞地从叛军军队的包围中逃出来的时候,大脑里只剩下这一个想法。


他一刻不停地跑着,直到身后的喊叫声再也听不见,直到土地上洒满惨白的月光,眼前一黑终于昏了过去。



-1-

“醒醒,醒醒。该吃午饭了。”隐约一只冰冰凉凉的东西拍着自己的脸颊,不禁蹙了蹙眉。


李白闷哼一声,睁开眼看到一个少年的脸庞,正一脸不爽地盯着自己看。把目光移到天花板,半晌坐起来捂着额头迷茫地打量着四周。


“……这哪儿?”他看向少年。墨色碎发梳的整整齐齐,一缕蓝绿色微长的头发贴在脑边,琥珀般的瞳孔好不标致。


“我家。看你浑身是伤就把你扛回来了。”少年松了口气,把桌子上的碗端起来递给李白,“你为什么要到这儿来?”


他沉默一会儿,轻轻开口:“……我本是吟游诗人。姓李,名白。”他垂下头看着自己缠满绷带的双手,“他们唤我青莲剑仙。昨夜被人诬陷谋反,慌不择路逃到这里。”


“……是吗。”少年轻轻摩挲着手指,站起身拉开门,回头瞥了一眼低着头的李白,“鄙姓狄,名仁杰,字怀英。”他指指人手上端着的碗微微皱眉道:“米粥,记得喝了。”


“在想到怎么保全自己的方法之前,还请剑仙大人委曲求全一下,住在狄某的寒舍里。”



-2-
李白康复的很快,其速度连狄仁杰都感到惊讶。原本浑身负伤奄奄一息,过了十天半月就跑到竹林里瞎转悠,还经常带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回到家里。


“怀英怀英,我发现在竹海里面一颗有这——么大的榕树!”某天黄昏,李白突然踹开大门,把正在烧饭的狄仁杰吓了一跳。前者一脸兴奋地比划着,伸手想抓他的手往外走。


“我自己会。”狄仁杰一个激灵侧身躲开,团扇扑灭炊火起身拍拍自己的衣服,“走吧。”


李白只好悻悻地收回手跑到狄仁杰前面给他带路。不过马上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继续絮叨。


走到李白所说的地方的时候已经是明月当空了。原本密密的竹林好像都敬畏着这颗榕树似的,空出半径足有一里长的圆形让它繁盛地生长着。


“上面有刻着什么字哎?怀英你看。”李白凑近了树干突然向狄仁杰喊,“这都是什么奇怪的符号……”


“是用特殊的文字刻的人名。”狄仁杰手指划过粗糙的纹路答道,“这是颗为了纪念死去的英灵而生长的树。——喏,比如说这个,被尊称为「国士无双」的楚汉大将军韩信,战国四大名将之一的白起……”


“我知道你有很多想问我。”狄仁杰顿了顿,眼神瞥向站在一边的李白。没等后者回答,他转过身来轻轻问道:“剑仙,你知道「怀英」是什么意思吗?”


李白愣了愣,摇头道:“不知道。”


“……没关系。”狄仁杰收回目光按了按太阳穴,“回家吧,饭都凉了。”


“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他走过李白身边的时候小声呢喃道。




-3-
暴雨连续下了三天三夜。李白一个人坐在家里焦急地等着。蜡油顺着蜡烛慢慢滑落下来,伴随着不曾减小的雨声压的他喘不过来气。


终于在又一道惨白的闪电划过夜空的时候,李白猛地站起身来带上斗笠披上外衣,抓起灯笼撞开门往外跑。


狄怀英,一定要给我没事……


不知多久没有剧烈运动过的身体开始吃不消。愈来愈沉重的喘息声和荷重到快要罢工抗议的心脏,身体的每一处都叫嚣着让李白放弃。


他拼命地跑着,一如那个全世界都背叛他的夜晚。


只是他以前自诩别人追逐他的脚步,现在他只是在追逐身前那个人的脚步罢了。


李白好像看到了狄仁杰的影子。雨滴模糊了视线,他伸出手努力地想要碰到他,哪怕一个衣角也好。


脚下突如其来的踩空感让李白突然清醒过来。还没来得及向下看,身体已经告诉他已经从耸立的悬崖上掉了下来。


——也好,就这么结束吧。李白却是松了口气,闭上眼睛坦然地迎接死亡。


“剑仙……剑仙……李白!”他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手被另一只冰冷的如同死人的手拽住,努力地睁开眼聚焦发现趴在上面死死拉住他的狄仁杰。


少年的力气毕竟还是大,狄仁杰把他拖上来靠在榕树下。李白这才发觉自己跑到了哪里,抬头看雨已经停了,竟已经能看见东方一抹鱼肚白,在远处的山头蔓延开来。


“谢谢……。”半晌,李白才平复住自己激烈的心跳,头靠在树干上轻轻说道。


“不谢。”树后传来冷冷的声音,不知是因为用力过度还是如何,显得有些有气无力。


李白抿抿嘴,“怀英……你是不是生气了?”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咳嗽了几声沙哑着开口道:“还记得我跟你说这棵树上面记录着什么吗?”


“记得……是上面写着去世的人的名字?”


“对。你现在站起来转身,逆时针走三步,平视去看那一行字。”


“……这是?”


“我现在告诉你上面写的是什么。”狄仁杰突然笑起来,起唇轻吐几个字:“「大唐治安官」狄仁杰。”


李白后退几步,突然将脑内零零散散的片段串在一起,瞳孔猛地缩小颤声道:“你……是个灵魂?”


“你知道怀英是什么意思吗?”狄仁杰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这么问道。


“怀英怀英……我怀抱着英灵的忠骨。”


“灵魂本不能触碰人类。同类都这样说,他们的体温对于我们来说是致命的。”


“但是你的手好暖和啊……剑仙。”


“……狄仁杰?狄仁杰?!”李白倏地反应过来三步并做两步跑到树后面,除了纷纷飘落到地上的有些枯黄的树叶,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泪水划过脸颊,模糊了日出东方辉映大地的金黄色。那天他睁开眼看见少年的眼眸也是如此波光流转。


那个他轻唤一声怀英的人再也不会回答他了。



-4-

他本是吟游诗人。知道的人多了,世人便唤他青莲剑仙。被传企图谋反的约莫一年后,告发他的人来自首阐明自己诬陷他。不久之后,传来剑仙隐居的消息。


有人说他深居一片竹海里,化作千年妖狐,守着一颗榕树久久不去。也有人说,他为了自己所爱之人的夙愿归于山林,掌管着世人的生死。


“谁知道是真是假呢……是吧,怀英?”


“十年又一载,我还是那么喜欢你,像白帝绿水,夜猿长啼……”

end

混个更

评论(5)
热度(62)

© 远书籍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