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会,我是远书。
农药/mjj/剑三/魔道祖师中心
all瑜爱好者




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

远书籍北

【信云】白龙与执事(7)

龙信×执事云,一章写半年系列(x

感谢一直催我的人23333一次性把链接全放这吧。
(6)
(5)(4)(3)(2)(1)

考前写这个可能已经成为了我的护身符???


吕布领着貂蝉和韩信翻山越岭爬出小巷跨过长街,终于在某个偏僻到地图无法显示的角落找到了一个废弃的化工厂。

此时距离赵云被抓走已经过去了五个小时。

六时的朝阳和暖正好,安静地从摇曳着的树叶间泻下大地。韩信用力扳过封尘的大门,一声巨响后生锈的铁板便躺到了地上。硝烟的味道之后,扑面而来的便是阴暗潮湿夹杂着刺激性气味的污浊空气。

韩信咳嗽两声,忍不住回头去问吕布:“地图上都没有,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啊?”

貂蝉瞪了一眼憨笑着的吕布,率先踏进工厂里,挥挥手冷哼道:“大概这家伙也算是个'魔'吧,屠魔者要猎杀的那种。只不过他所属的魔兽种族没什么危害,子龙哥反而把我们两个一起收养了。大概就像……大型哈士奇?”

“……我是沙狐。”吕布无奈地摇摇头,看韩信依旧不解,放慢了脚步细细解释道:“沙狐是狐妖的一系分支,听觉和嗅觉都出类拔萃,唯一的缺点就是兽化和人形体型都有些大而已。”

说罢,吕布认真地指了指自己,韩信比了比自己的头顶和他的肩膀,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在他收到了貂蝉的白眼后旋即恢复了一本正经的神色,咳嗽两声道:“我们现在不应该漫无目的的走了,要不然分头……”韩信说到这里,忽然缄默不言了。

吕布和貂蝉回过头去看他。只见一把小刀正插在韩信身旁的柱子上,仿佛特意要映照出他冷汗涔涔的模样,匕首在他眼前仅有半步之遥,正向下滴着紫色的液体,溅在地上发出尖锐的声音,冒起白烟。

“……谁?”

韩信退后两步,一手抽开红绸缎,枪尖掠过一抹银光,茭白的流苏垂下。貂蝉靠在吕布背后,秀眉拧起,警觉地盯着渐渐从暗处显现的一群黑衣人。

貂蝉不经意眄眸看向韩信——他正握紧枪柄,身子稍稍前倾,另一手在胸前做防守式,金眸中闪烁着炽热的战意。

若眉眼如故,她怕是一定会认错。

貂蝉还记得十几年前某个雨夜,赵云义无反顾地辞了生日聚会和分了一半的蛋糕,丢下尚且年幼的貂蝉和吕布,只携一柄龙胆长枪,抱了抱委屈的两人,眉眼弯起,微笑宛如和煦春风:“乖,现在子龙哥要去帮助一个很重要的人,一会儿就回来。”

她也记得,青年喘息着拖着一身烧的焦黑的战甲,伤痕累累地踉跄地回到家,脸上的尘土和血迹也顾不得抹,就那么瘫坐在玄关的柜子旁,第一次捂住脸肆无忌惮地放声哭泣。

泪水花了赵云的脸,碎发无精打采地贴在鬓角,那双以往满是温和坚毅的金眸竟也染上无助和绝望。自始至终,他只泫然重复着一句话:

“重言……求求你了,为什么这样对我?”

貂蝉蓦然深吸一口气,提高声调喊道:“韩信,给我走!”

“什么?”韩信剑眉竖起,长枪指向敌人,依旧不为动容,“我不能扔下你们两……”

“我说走就让你走!我们两个撑得住,快把子龙哥给我找回来!”貂蝉怒道,从荷包里掏出一块东西,直接反手扔给韩信,在空中划过一道浅光落入他的手里。

“这是储物阁里的白龙鳞。你父亲临终前亲手给子龙哥的,保两次命用。治疗你捅的伤应该已经用了一次,救不回他我拉你陪葬!”

韩信怔了怔,弯眸悄悄地笑了。向两人挥了挥手,一枪扫过撂倒几个离他最近的黑衣客,跃过人群喊道:“谢啦,貂蝉!”

“快滚!”

韩信吐了吐舌头,踹开大门向深处跑去。吕布将天方画戟挡在身前,貂蝉撩起水袖双手挑起,一盏淡粉色的莲花显现在空中。谁也不知道,她心里悄悄许了个愿。

——韩重言,求求你呀,好好待他。



韩信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跑了多远,总之他提着那杆异常重的长枪,漫无目的的在工厂乱撞了很久,最终气喘吁吁地停下脚步,抬头看到面前一扇虚掩着的木门,里面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

几乎没有犹豫,他抬脚踹翻了那扇摇摇欲坠的木板,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一个戴着奇怪面具的人捏着赵云的下巴,后者剑眉蹙起,双眸微眯,面颊上还泛着不可言说的红晕。

韩信先是觉得惊喜,后是觉得不爽。这种不愉快在他心里压过了惊喜,咬牙切齿地将枪尖对准男人,韩信沉声怒道:“放了赵云,要不然老子踹了你们的狗窝。”

——这种表情,明明只有我才能看。

一声尖锐的长吟,银白色的圆弧夹杂着电光呼啸而去。赵云勉强睁开双眼,模模糊糊地看到半空中两道身影闪烁交错。

不必仔细看清,赵云知道,一定是韩信来了。带着他特有的一股高傲不羁的气息,斩断一切阻碍他完成心愿的东西。





龙胆长枪在空中掠过一道锐利的锋芒,辉映着偌大昏暗的仓库。“铛”地一声,灰色的匕首与枪柄撞击在一起,冷兵器相交,地面上的水洼泛起涟漪。

“我再最后说一遍,放了他。”韩信后跳一步,眸中寒光闪烁,剑眉一凝,怒视着笑态可鞠的男人,枪尖指向他的胸口,“老子脾气可没有那么好。”

男人笑得更加恣意猖狂,脸上的伤疤扭曲起来,染上淡粉色病态的狰狞,小刀寒光闪过,怪笑一声:“那就拿你的命来换吧,白龙——!”

门外打杀的声音愈加靠近。韩信咬牙,估摸着貂蝉和吕布也要退到自己身后的大门,心下一横,举起手咬破十指,殷红的龙血淌下,在韩信狡黠绽开一圈鎏金的光晕。古老的咒语如同圣歌一般,龙吟在梁上悠长地回响。

“——吾以龙之血脉起誓,白龙降世,主宰万籁生灵。”

半空中,一条巨大的白龙渐渐显出,蓝色的瞳孔掠过一抹寒意,龙须飞扬,掀起地上一层薄薄的尘土。坚厚的大门也终于被撞破,吕布揽着貂蝉退入了大厅。

“所到之处,无所不破——”
tbc

评论(7)
热度(42)

© 远书籍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