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会,我是远书。
农药/mjj/剑三/魔道祖师中心
all瑜爱好者




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

远书籍北

【王者荣耀】【亮瑜】行到水穷处

私塾学生亮×狐妖瑜。
有那么一点点的……私设?有几个剧情任务是原创,注意避雷( ͡° ͜ʖ ͡°)

1.
子时,小雨淅淅,河岸边学堂里的烛光早已消失。诸葛亮一手撑着油纸伞,一手提着灯笼摸进一片黑暗中,翻墙爬进了私塾的后院中。

雨势渐小,月明星稀。诸葛亮走到池塘畔,把灯笼举到水面上方晃了晃,昏黄朦胧的光跃动着。他蹲下身,对着波澜不惊的水面轻轻唤道:“趁现在没人,周公瑾。你可以出来了。”

半晌没有人回应他。诸葛亮蹙眉,站起身佯装自言自语:“算了,本来还有消息要告诉你……”

“哎哎哎别走,真是拗不过你……”水面旋即泛起一阵涟漪,转瞬一个黑发朱眸的男子站在水面上,颇为不耐烦却又无奈地摇摇头道:“每天三更半夜不睡觉来学堂,你这个人不累我这个妖怪还累呢……不说了,你真的有消息?”

诸葛亮点点头,将一沓竹简放到周瑜面前说道:“两个月之后,也就是十二月份,我们会派信使出使霁国商讨和亲之事,如果能争取到这个位置,就能去刺杀那霁国国君了。”

周瑜挑起眉,表情有些复杂:“孔明先生,我们狐妖就算是天赋异禀也不可能在两个月之内完全化成人形,我现在只能保持一个时辰。”他顿了顿,眸光有些黯淡。

“而且……我无依无靠,凭什么派我出使呢?谁也不会相信一个二十年前被霁国公杀掉的大臣变成一只狐狸来复仇吧?”

诸葛亮正蹲在地上把地上那沓竹简摊开给周瑜看,闻言抬起头冁然一笑:“我又没说你去担任信使……鉴于我比你聪慧那么一点,我决定替你去争取机会。到时候你就变小跟着我就行了。”

“孔明,虽然很感动你的做法,但我总是觉得很不爽你这个人。”周瑜丢给他一个鄙视的眼神,用头顶突然出现的一对茭白的狐耳表示了一下他的不满,“我的时辰快到了,下次见面希望你已经是信使之职了……哼。”

狐妖抖了抖耳朵,慢慢模糊成一道乳白色的光没入水底,半晌后那池塘依旧是诸葛亮刚到来时的那般,浮光跃金,静影沉璧。

2.
诸葛亮能认识周瑜完全是一个美丽的巧合。

十年前诸葛亮六岁,初入学堂第一年,他通常在师兄师姐早都回家之后在私塾点蜡烛读书到后半夜。

某天诸葛亮在池塘旁边背诗,背到一半却是怎么也想不出来“行到水穷处”的下一句——遗忘本是人之常情,但诸葛亮却无法忍受这种憋闷的感觉,便一边念叨着一边在池塘边来回踱步。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若是这最基础的诗都想不起来,何来学习呢。”

诸葛亮抬头望向那水面,长着一对青白色狐耳的年轻男子面带调侃和张扬的微笑,依稀带着一丝不知从何而来的意气风发,眯起眼睛盯着他看。

起初诸葛亮认为周瑜只是碰巧找到这个池塘,单纯地靠吸收这里月华精华成长的狐妖,直到周瑜有一天惊叹道:咦你居然这么想的?我一直以为你知道我的事情。

周瑜生前二十五岁为国师,成就无数,刚刚意气风发之时却因为霁国公手下的几个奸臣谗言,引来杀身之祸,只坐了这把椅子四年之短。据周瑜本人愤慨地表示:只有瞎了眼的人才会杀了他这样一个有谋有略的人才。

但又转念一想,既死,周瑜干脆也就坦然,没选择投胎而是被狐妖族看中转了个型。由于在人间久居,周瑜自然知道诸葛亮所在的私塾对于妖物来说是修炼的天然洞天福地,白天有孩子们的阳气夜晚有月华阴气,他有自信有个一二百年就能化形成人找那帮人算账……

诸葛亮心说你成形之后人家都尸骨无存了,哪儿来的报仇?不过看到周瑜一副慷慨激昂描绘蓝图的样子,也只是笑着应和他的话。

如果那就是你的未来,既已相识,在所不辞。

3.
当周瑜一连两个月之后才再一次见到诸葛亮时,已然是后者手拿诏书身背和亲信使之名,马上就要出使霁国的前一夜。

诸葛亮不再穿着在私塾时那身看起来死板质朴的校服。他将微长的碎发梳高了些,中规中矩地垂在脑后,青白如玉色的官袍加身,对于一个十六七岁稚气未脱的少年来说着实有些笨拙,但在诸葛亮身上却多了几分温文儒雅的书香气。天气寒冷,他又披了件绣鹤袍子,令周瑜有些恍惚。

半晌,他幽幽地叹了口气。“这幅样子到让我回想起当年我还是国师的时候……”周瑜顿了顿,瞥见诸葛亮波澜不惊的眼神,闭上嘴缩成一团狐狸毛球钻进他的衣领里。

“反正你也好好待着看就行了。”诸葛亮提起灯笼向学堂外走去,不改以往爱挖苦周瑜的本质:“恰好还能证明我的智商情商都比你高……干什么,想打架啊。”

“想打赢我啊年轻人,修行个一二百年再说。”毛球示威性地用肉垫拍了拍诸葛亮的胸口,而后也就没再理他,任诸葛亮嘲讽一番之后,让他自己进行一系列礼节性的告别登上马车,而周瑜就着冬日里令人昏昏欲睡的温度打了个盹。

……直到他被一通搓毛惊醒,懵懵懂懂中听到诸葛亮不可思议的声音近在耳畔:“周公瑾该起床了,你日思夜想的地方到了,居然还能睡得这么香?!”

周瑜抖抖身子,恶狠狠地丢给他一个白眼,模仿着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语气冷哼道:“情怀,懂不懂?”

诸葛亮耿直地摇摇头,礼节性地安抚了一下他炸起来的毛,直接掠起狐狸塞进衣领,匕首揣进贴身的中衣,自言自语道:“昨日到了霁国帝都,现在未时,计划上该去拜见国君……打起精神来,公瑾,你我成败和性命,可都在此一举了。”

“我知道。”周瑜晃晃耳朵,嗅着空气中故土的气息,却不知为何来的不是重返故乡的喜悦,而是满腔身近心远的失望和悲凉。

4.
“臣为秊国信使诸葛亮,见过霁国公。”诸葛亮虽第一次来到堂上,却不见紧张乱阵脚,反而举手投足间显得更加熟练——庙堂之地,才真的应该是诸葛亮的归宿吧。

“平身平身。早就听说秊国有孔明先生年少有大成就,此时能一见真当是我这老家伙的幸运了。”霁国公干笑了两声,看诸葛亮的目光中流露出一种复杂的情绪。

有二十年不见,霁国公也比周瑜最后见他的时候苍老了许多。他的两鬓已经花白,眉宇间没了年轻鲁莽,取而代之的是沉稳,和隐藏在眼底下那多疑的态度。周瑜想,其实人也不都是一生下来就亲佞远贤,只是世事看多了,就有了猜忌。

之后诸葛亮对于和亲之事侃侃而谈,也回答反驳了很多霁国大臣的问题。他们看他的眼神也由轻蔑变成惊讶,再变成赞叹或者妒忌。其中言辞犀利激烈的对话不在少数,有些连周瑜听着都心惊肉跳,好在那些人会碍着两国和平发展的面上,没有冲上去一拳打死诸葛亮。

在那些看上去咬牙切齿想一拳打死诸葛亮的人中,周瑜也见到不少熟悉的面孔。其中主谋杀掉自己的那位大臣最为眼熟,看到诸葛亮之后就一幅坐立不安的样子。好不容易等到众人沉默,他赶紧跳出来,尖声细气地说道:“孔明先生,刚才我就注意到您的口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莫不是进谏给国公的礼物?”

诸葛亮愣了愣,旋即继续保持微笑,把狐狸周瑜揪出来微微有些歉意地作揖道:“失礼了,这是我的宠物,今天要出发的时候一直粘着我不走,无奈臣只好把它带过来了。”他捋了捋周瑜茭白色的毛发,“不过它一直是我珍视之物,恐怕不能送给霁国公,实属抱歉。”

周瑜趴在诸葛亮怀里,其实早就吓出一身冷汗。那奸臣的眼神都是不错,要不是他跟在诸葛亮身边,恐怕后者早都要人头落地了。

国公用手帕擦了擦汗,哈哈一笑:“无妨无妨,贵国带来的礼品早都收到了,左丞相也不必要为难孔明先生……”

“不是狐狸,我看见了,他口袋里带着匕首!!”左丞相居然打断霁国公的话,又尖声叫道,大堂里的空气突然凝结起来。“护驾!他是刺客!”

周瑜感受到诸葛亮心跳一滞,手就要将中衣里的匕首摸出来决一死战,他也不顾自己还是条狐狸的样子,向诸葛亮低吼道:“他只是在瞎说!万一你真的掏出来就中了他的计,没掏出来他也能用眼拙来掩饰……”

此话一出,满堂皆静。左丞相被这番说辞气的胡须翘起来,眼睛都快瞪到诸葛亮身上。不过他没注意到是那条狐狸开的口,权当是诸葛亮反驳他的话。左丞相也不顾霁国公欲言又止的纠结表情,一挥手道:“来人,拿下刺客!”

诸葛亮意识到行动崩盘,退后一步,腹部突然传来一阵刺痛,紧接着是长枪穿入的声音。血液逆流压的他喘不过气,喉咙中酸涩和腥气五味杂陈。隐约中有谁背起了他,踉踉跄跄地把他从殿堂中带出来,一边压抑着呜咽一边和他说话。

“……公瑾?”

“是我。”

诸葛亮眯起眼睛终于看清了。两人身在一片树林,大概是周瑜及时化成人形把他救了出来,似乎也是冒了很大的险,因为周瑜的臂膀上还插着一根短箭,荡开一片如他眸色一般的朱红。

“霁国公呢……杀了吗?”

“杀个头啊,你差点被杀!”周瑜咬牙拔出肩膀上的短箭,一边骂他什么时候还担心这个,一边解开自己的外套裹住诸葛亮的腹部,背起他继续在林子里步履蹒跚地走。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种族的缘故,周瑜的体温很高,在寒冷的冬日里显得格外温暖。还有淡淡的檀香萦绕着,诸葛亮有些昏昏欲睡,双眸微合。

两人无言了半晌。突然诸葛亮在周瑜耳畔轻叹道:“真是麻烦啊……你说是不是。干脆咱俩做成结拜夫夫,隐居深山个十年二十年,等到霁国公成个老头子,咱们刺杀他岂不是更容易?”

周瑜默然,似乎正在思考这个提议。

“不杀了。”

“……啊?”诸葛亮讶然,身下周瑜的身子有些微微颤抖。不是为他的半途而废而惊奇,而是如此一个心高气傲的人,竟会对他说出这种话来。

“我说不杀他了……咱们回家罢。”周瑜说。身后追兵的叫喊声越来越远,身前依稀潭溪鸟虫声近在耳畔,咫尺可触的,是一片烟雨朦胧,是连冰冻三尺都无法阻隔的一寸暖阳。

“好吧,听你的。”

诸葛亮释然,任周瑜背着他走。就像周瑜将全盘交给他的信任一般,现在轮到诸葛亮相信他了。

虽然步履维艰,但他们确实是走下去了。

5.
诸葛亮睁开眼睛,甩了甩放在桌子上当枕头而麻木的手臂,睡眼惺忪地环顾了一遍四周。

午睡占用了他午饭和活动的时间。教室显得格外空旷,窗外吵闹声不绝于耳。诸葛亮抬眸,前桌的座位上坐着一个叼着吸管的男生,黑发朱眸,翘着二郎腿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周……瑜。”

“睡够啦卧龙先生?现在已经下午三点了。”周瑜瞥了眼钟表,“你这家伙上课睡觉也能睡来一个全科满分,真是让人咋舌。”

“做了个奇怪的梦。”诸葛亮捏捏鼻梁自言自语,亦或是说给周瑜听,“我梦见你是个狐妖,咱俩去刺杀国君来着。”

“刺你个头。”周瑜捋捋发梢,两人沉默了半晌后,他轻叹口气,“然后呢……发生了什么?”

“我为你进了火焰也走过枪上,去过天堂也到过地狱。”诸葛亮眯起眼睛一幅意犹未尽的样子,哧哧地笑了,“感觉很棒对吧?然而咱俩还是失败了。”

诸葛亮听没有人反应,便又喃喃自语道:“对不起,说了些奇怪的事情,忘掉它吧。”

“……我记得。”诸葛亮睁开眼,看到的是眼眶微微有些发红的周瑜,不由得有些愣神——那只小小的狐妖与他的影子重叠起来,映得诸葛亮心跳漏了一拍。“我都记得,那个学堂里的事情……”

诸葛亮愣了半晌,回过神来时已经轻轻捧住周瑜有些泛红的脸颊,蹙眉看他别扭的神情。像那时他二人相见时有些执拗稚气地抱怨道:“让我寻得你好久,这算是一点惩罚了——”

一个细腻轻柔的吻落下来。诸葛亮从前觉得,因为周瑜是狐妖所以他才那样暖和,现在他明白了:因为是周瑜,才让他觉得有温暖和归宿。

“回家吧。”

“好。”
END.

评论(4)
热度(72)

© 远书籍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