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会,我是远书。
农药/mjj/剑三/魔道祖师中心
all瑜爱好者




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

远书籍北

情人节賀文/【水果组】书信

情人节快乐!!祝有cp的你们都能幸福ww
也祝橘子菠萝两个人马上结婚(咦
笔友马可×自闭症患者橘
注意避雷,ooc。

橘右京是通过一个邮件偶然认识马可波罗的。

父母早逝,长期自己一个人躲在家里不见天日的橘右京在大学时期患上了自闭症。在大二暑假的时候,他终于忍受不了自己唯一几个朋友轮流天天给他灌心灵鸡汤喝,极不情愿地爬出门在家附近的一个私立医院里找到了一个心理咨询师。

翘着二郎腿的咨询师扔给橘右京一沓厚纸,懒洋洋道:“这是一些跟我们公司签约的人的邮箱,在里面随便挑一个,你可以把自己想说的话发给他们。”

所谓签约,是指这家私立医院的心理部和各个国家之间的合作。也就是说,心理疾病患者可以自行选择一个或多个外国笔友去交谈,丰富阅历还治疗心里,一举两得。

橘右京窝在家里,郁闷地来回翻着那一沓厚厚的资料,最后无意瞥见了一个ID是“MarcoPineapplllllllle”的人,是个意大利小伙子。他险些没绷住脸笑出声,打开电脑仔细地输入他的邮箱,笨拙地用着意语翻译器捣鼓了两个多小时。最后踌躇了半晌,还是忐忑地发出去了第一封邮件。

充分地感受了一下小女生初恋时“小鹿乱撞”的感觉,橘右京约莫坐立不安了半个小时,“叮”一声轻响,弹出一个小小的对话框,收到了回信。

这位ID画风清奇的笔友真名叫“马可波罗”,恰好会说一点日语,所以没有橘右京写的邮件看起来那么别扭。

正如橘右京所知道的意大利人“应该都是自来熟”一般,马可波罗的回信里字里行间都是一股令人清爽的热情。他仔细回应了橘右京的所有问题,最后还附上了一张自己的照片。

是个有一头明亮温暖的金色碎发的大男孩,很随意地扣着顶咖啡色的帽子,怀抱一个橙色的橘子抱枕,咧着嘴笑得一脸粲然。

照片下是一句简短的话:

“橘くん、俺は橘が好きですよ〜”(橘君,我很喜欢吃橘子哦。)

橘右京呆在屏幕面前,大脑当机了两三秒才捂住烧红了的脸,意识到似乎被一个素未谋面的人调侃了一番。平生最厌恶出门的他头一次有了想坐飞机跨洋去打死这个人的冲动。


与马可波罗交流的第二个月,落叶知秋。

橘右京收到了一封纸信。

它被精心地装在一个木质的小小封筒里,显然花了一番心思。然令他讶然的是,这封信的发件地址是来自威尼斯,意大利。

马可波罗行云流水的字迹镌刻在散发着淡淡香味的信纸上,同样携着一种热情,他写了一遍意大利语和一遍日语,解释了一下写纸信的原因,居然是因为他觉得别人送他的这个封筒很漂亮,就送过来了。

虽然橘右京也曾想去研究他国语言,但奈何自己英语就学的很差,大概真的没有什么学习语言的天赋。

信上马可波罗说自己最近刚刚去了次北海道,对东洋凉而不寒的天气大为称赞,并对家乡每至夏天就烈日当空的天气颇有微词。

橘右京知道他想当个旅行家,周游列国一直是这个意大利小伙子的梦想,因此马可波罗读大学得时候选了语言系,毕业之后开始旅行,还将自己去每个国家的照片手记通通和信一起寄给了橘右京。

其实他寄过来的照片里,真正的风景照根本没几张,多半都是马可波罗笑得一脸傻气的自拍。

然而橘右京也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原因,把它们一张一张地,钉在了自己卧室的墙上。以至于宫本武藏来他家抄作业的时候,看到铺天盖地的照片吓了一跳,开始怀疑橘右京其实是个追星宅男。

橘右京马上表示自己完全没有喜欢过这样的人,他认为马可波罗在他的家乡里绝对是一个花言巧语骗取小姑娘芳心的男人,但他似乎忘记了自己也曾被马可波罗一句话说的哑然脸红。

“不可能啊右京,我以我多彩的情感经历保证,你绝对喜欢这家伙,你放心我不会介意你是个……哎别掐我,疼。”

橘右京无奈的瞥了他一眼。

其实宫本武藏说的是对的。在马可波罗循循善诱的开导下,橘右京确实渐渐地走出了自闭症的阴影,却发现面临了更令自己苦恼的事实----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橘右京悄悄地喜欢上了那样温柔的马可波罗。

“他应该会介意的吧。”

橘右京叹息一声,手指插入墨蓝色的发间自暴自弃一样地把它们搅得乱七八糟。每当他感到困扰的时候都喜欢这么做。

大学毕业,有一份好工作,实现自己的梦想环游世界,最后结婚生子白头偕老。马可波罗应该有那样的人生。

在这样一个人的生命中,永远都不会有自己的插足之地。



凛冬已至。

橘右京一到冬天就更喜欢宅在家里。所以明明知道二十四号是平安夜,他还是抓紧了学校放假的时间一直睡到了晚上六点多。

当他醒来的时候,夜幕已至。街上已然不复冷清,张灯结彩成为一片熙熙攘攘的闹市,店面里播放着各种圣诞节的乐曲,一派繁华大道之景。

橘右京揉揉眼睛抓起手机,看到“有15封来自马可波罗的未读邮件”的消息提醒,手一抖手机摔到了床上。

邮件字数或多或少,有的对橘右京表示圣诞祝福,有的干脆就是三四个词的废话,只有最后一封上写了一句话:橘君圣诞快乐,晚上我会给你打电话哦。

橘右京盯着手机屏幕怔忡了半晌,最先想到的是:这家伙居然想打跨洋电话?马可波罗真奢侈。

铃声就在这时响了起来。橘右京吓了一跳,整了整情绪,下意识地接通电话,轻声道:“您好,我是橘……欸?”

电话对面传来一阵声响,而后是一个男人俊朗清爽的大笑,说着橘右京听不懂的语言,似乎是在打招呼一般。橘右京看了一眼来电所在地,也是一串晦涩难懂的字母。

“你莫非是……马可波罗?马可先生……”

对方嗯嗯了两声,在那边继续自顾自的侃侃而谈,橘右京在这边开始自顾自的责怪马可波罗“奢侈”地打跨洋电话过来。

两人听不懂彼此再说什么,却依旧谈天扯地不亦乐乎,着实很奇怪。橘右京仿佛也能在眼前描绘出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眯起眼睛,笑的一脸温柔的样子。

橘右京突然想,如果能趁这个时候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的话,马可波罗也不会知道,自己心里也会舒服一些吧——

橘右京握紧了手机,屏住气贴近话筒,压抑住砰砰直跳的心脏有些颤抖的声音,轻声自语道:

“マコさん、好きです。”(马可先生,我喜欢你。)

意料之外地,那个人静默下来。就这样,两人僵持了不知多长时间,安静得能听见橘右京自己有些急促的呼吸。

马可波罗轻轻地笑了。

“愛してる。橘くん。(我爱你。)”

“马可先生……!?您会说日语……”

“是啊……我是语言学家嘛。”

那一刻的橘右京听到了来自电话对面的,那一颗同样怀着炽热的感情的心跳。
end

评论(7)
热度(93)
  1. 0110°远书籍北 转载了此文字

© 远书籍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