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会,我是远书。
农药/mjj/剑三/魔道祖师中心
all瑜爱好者




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

远书籍北

【亮瑜】未雨绸缪(白情贺文)

大学网游paro,ID瞎起(bushi
双向暗恋……?
白情快乐呀今天有对象了吗!
↓↓↓↓
1.
w市正处在蝉鸣嘈杂的盛夏。电风扇聒噪地旋转着,大学宿舍里的四人正紧张地盯着屏幕,键盘敲击的声音在空旷的宿舍里回荡。

[系统提示]:恭喜蜀汉公会玩家「天缪」完成冰蹈泉BOSS「冰狼」首杀。

“靠。”曹操怒摔键盘,盯着明晃晃的屏幕上一句刺眼的公告,“明明都打红血了,怎么回事!不是先看好了周围没有蜀汉公会的人了吗?”

夏侯惇灌下去一大瓶矿泉水,揉了揉头发,略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下巴上的胡茬道:“呃,要是最后我能拉到仇恨也不至于这样……抱歉会长,没抢到BOSS。”

周瑜靠在椅背上,白衬衫被汗水浸湿了一半,隐隐约约地勾勒出线条。他懒散随意地束起长发,脸朝着天花板上的风扇拖着长声道:“啊——没事——是我的大招没放好——”

吕布在他背后豪爽地笑了两声,还过身拍了拍周瑜的脸颊,捏着嗓子故意忸怩作态状道:“别伤心噢亲。大乔不是已经再查天缪的身份了吗?在你要冲过去跟他玩命之前,你想要做点日常把死亡扣掉的经验补回来……”

“……咱们不熟,你不要用这个语气跟我说话。”周瑜佯装嫌恶地瞥了他一眼,猛然弹起身来,用力搓了搓自己的脸。

这时,恰好屏幕上的一片灰暗回复了光明,顶着ID“疏雨”的墨发术士依旧一幅傲然之态屹立在出生点前。左屏弹出了一个小小的对话窗口,周瑜点开一看,自言自语般地读了出来。

玩家「天缪」请求添加好友。

一瞬间,曹操夏侯惇和吕布一左一右一上挤在周瑜脸旁边,揽过桌子上的笔记本和瓜子薯片饶有兴趣地看起了戏。周瑜抽了抽嘴角,压下自己的麒麟臂,露出一个微妙的笑容。

“……巧了,大兄弟。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力。”

2.
在很多方面来看,周瑜都是一个完美的人。

譬如获得了无数导师的青睐,再或者有一批追求者,亦或是,打游戏打的很好:就连曹操这样以往有一个庞大公会的拥有者,也不禁屈服于「江东」公会。

其实是因为曹操的中原公会里全是大老爷们,实在不是一个正直的直男能待下去的地方。

以上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还有不为人知的,就是周瑜喜欢大三的诸葛亮,虽然他们只是在周瑜大一时生物系和化学系合作,在校园后山见过彼此一面而已。

堪称w大学璀璨之星第一人的孔明学长,虽然是个学习狂魔,但优秀颜好还单身,两者共有毒舌的特性以至于所有人都认为他们两个会老死不相往来。

周瑜也不知道如何喜欢上他的,但提到诸葛亮还会像情窦初开的小女生一样心跳加速,怎么想大概都是心动。于是周瑜自己在心里平淡的接受了自己不是直的的事实。

但周瑜至今不敢和诸葛亮深交,其原因是大一情人节的时候周瑜本来想送他玫瑰花,却被一大群尖叫的女生挤在外面。诸葛亮那时似乎注意到了周瑜,冲他微微一笑。

然而周瑜把这个微笑理解成了嘲讽,在寝室里足足郁闷了三天,曹操一行人出于好奇打听了整整一个月才拼凑出来事情的经过。

所以,所谓喜欢这件事——就是打死也不会跟挚友和心上人承认。

晚上回到宿舍,周瑜象征性地安慰了一下因为挂科而抱着曹操痛哭的夏侯惇,绝情地抛弃了他打开游戏,带上耳机六根清净。

惇三岁委屈地眨了眨眼睛,松开了被勒断气的曹操,老老实实登陆了游戏界面,不一会儿开始惊叹:“周兄你看见了吗,有人在练武场要找你打架。”

“我看看。”周瑜刚刚打开主界面,闻言挑眉凑到他旁边。“哦……术士天缪。抢了我们家BOSS不仅加我好友还要单挑,脸皮够厚我喜欢。”

一旁刚刚复活的曹操又吓得差点死过去:“你不喜欢孔明学长啦?”

周瑜嫌弃地飞过去一个枕头,闪回自己的座位欣然接受了天缪的切磋邀请,至少对于同职业之间的互相伤害,他还是很有把握的——

五分钟后。

“握草,这家伙修的是输出不用读条!”周瑜忿忿不平地趴在桌子上,直接屏幕上大大的“失败”和一个滑稽的笑脸是个无情的证明。

术士职业分为辅助型和输出型。前者需要的是控局能力,计算好时间和地点读条放大,后者适合游走输出,半秒一秒就能搓出个技能的那种。擂台宽广无遮无拦,自然不适合周瑜。

吕布正啃着可乐瓶里残留的冰块,闻言凑过来含糊不清道:“会长你大概遇上老流氓了,路边的野草不要采,记得要明哲保身啊。”

周瑜正忙着和天缪讲客套话,无奈抛过去一个白眼,调开个人主页戳着屏幕道:“你看见没有?人家可是个女孩子。”

主页上的照片墙一共两张照片,封面是一个扎着两个丸子的粉发女生,冬日夜景下裹着围巾手举一串糖葫芦,弯起眼睛笑得正开心。

周瑜叹了口气,随意敲着键盘道一脸正气道:“在这个到处都是腐女子和单身汉的游戏里还有这么厉害的萌妹,你不觉得有必要用尽各种手段拉她进我们公会吗奉先兄?”

“……老铁,你活该单身。”

3.
早上,205宿舍陷入了一阵冗长而诡异的沉默中。

置身事外的周瑜兀自哼着歌做日常,耳机里传出“小拳拳捶你胸口”的背景音乐,其他三人只得直勾勾地盯着他干瞪眼。

“元让啊。”曹操小声叫住夏侯惇,暗自指指点点道,“公瑾他是嗑错药了,还是诸葛学长终于理他了?”

“他不是还没从情人节送花未遂的阴影中走出来吗?”耿直的夏侯惇摇了摇头,摸了摸下巴上大人胡茬故作深沉地猜测道:“据说天缪是个可爱的妹子,好像要约会长面基,你没看他都讲究起来了么?”

曹操和吕布顺着夏侯惇所指看了过去。周瑜打起游戏来一向不爱打理的一头长发,如今好好地梳了起来,衬衫烫的平平整整,就连领带也好好系在白皙的脖颈上,一脸轻松快乐的表情刷着副本。

“他背叛了公会和单身组织。”曹操愤慨地下了结论,正在三个人开始考虑要不要冲上去打人时,周瑜合上了电脑,穿上外套背起双肩背抬脚正准备出门。

三个人一时间安静如鸡,一脸傻缺地目送他出门,而后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不对劲。

“握草周公瑾要背着哥仨出去约会!快给诸葛……呸!给他打电话!”

周瑜抛弃了他的三个苦难兄弟,愉悦地踏上了面基之路。自从认识天缪以来他几乎就觉得自己重新变回了正常人,什么被暗恋的学长嘲讽早都抛之于九霄云外。

果然还是女孩子最懂人心嘛。

午后的阳光和槐杨拼成树荫,在地面上洋洋洒洒过一片摇曳的光点。周瑜锁了自行车,漫步过这片林荫小道,他喜欢迈过阴影踩在那些铜钱大小的光点上,为此曹操没少嫌弃过他的幼稚。

周瑜踏上约好的那座长桥,在一片车水马龙中寻找着想象中那个扎着粉丸子的少女。熙熙攘攘的人群挤着周瑜孱弱的身子,就像要把他簇拥到什么地方一样。

“啊……抱歉。”周瑜一个踉跄撞到了谁胸口,抬起头来看到那人正微笑的脸庞,由不得一阵冷汗涔涔。

“……呃,诸葛前辈,好巧。你在等人吗?”

“不巧。”诸葛亮摘下鸭舌帽扣在周瑜头上,低下头弯起海蓝色的眼眸粲然一笑,全然与周瑜印象中刻板尖锐的形象不同,好像又回到了刚开始看到诸葛亮就会心跳的那个时候。

“疏雨大大,我在等你呢。”

4.
对于周瑜约了一次会就足不出户颓废五天的行为,三个智商情商均捉急的好室友百思不得其解,对于隔壁生物学专业的诸葛亮突然每天晚上到男生宿舍楼下摆蜡烛祭公瑾还一边喊“公瑾大大快下来”的行为更是莫名其妙。

最后实在看不下去的夏侯惇,在第六天晚上满怀歉意地无视周瑜激烈的反抗,用绳子把他绑起来扛到了楼下。

诸葛亮起先有些懵逼,得知了情况之后对三人露出了同情的目光,欣然扛着还在挣扎的周瑜回了自己的寝室。

“你到底……”周瑜被解开了绳子,狠狠地擦了擦下唇,想义正辞严地说教他一顿,却一路被诸葛亮逼到墙角,只好没有威慑力地扬起头瞪着比自己高半头的学长。“……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嗯,表白。”

诸葛亮又靠近了他一点,眯起狭长的双眸笑得满脸狡黠。“要不然公瑾,你觉得我抢你的BOSS干什么?……还有悄悄告诉你,目前一切还都在我的计划之中喔。”

周瑜气结,但还是没敢抬起头去看诸葛亮,涨红了脸颊嗫嚅:“那之前我对你的意思你也知道?”

“当然。还有情人节那天,我跟来就想告诉你你能来我很开心,然而公瑾你好像会错了意……还有什么问题吗?”

“最后一个。”周瑜艰难地翻出手机亮出屏保上粉发丸子头女孩,诚恳道:“这孩子跟你什么关系?”

“哦。”诸葛亮无所谓地耸耸肩,“那是我……”

“……你是伪娘?”

“……我室友女朋友的闺蜜。”

周瑜彻底被憋了回去,自暴自弃地胡思乱想了一会儿,抬起头来毅然决然地看向诸葛亮,一幅英勇就义的表情道:“要杀要剐随便你吧。”

诸葛亮被周瑜靠谱的理解力深深的折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早就暗示你我是谁了,只可惜……唉。”

周瑜看他一幅“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当即反应过来,扑上去咬牙切齿道:“那你还装——还我整整两个月的感情!!”

“你可以现在我这儿存着,等你再喜欢上我我再还给你……”

此后,就要从周瑜某一天突然翻到了天缪的个人主页,冷静了好一会儿吵着要操刀砍诸葛亮的事情讲起了。

主页中那第二张照片是在大学的后山拍摄的。两排井然高大的枫树铺设了一条金红交错的落叶路,日光下澈,墨色长发的青年的背影正抬起脚,仿佛欲跃动于树荫林影之间。照片下面是天缪写上去的一段话。

“我尽天时绸缪,看云过万里,只为等你一场细雨疏离。”
END

评论(7)
热度(97)

© 远书籍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