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会,我是远书。
农药/mjj/剑三/魔道祖师中心
all瑜爱好者




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

远书籍北

【水果组】海棠溪道

大概是一个517骑行日的宣传(?)
进入了无限瓶颈期,随笔……就是想看这种恋爱的感觉bu
回忆杀穿插,注意避雷and ooc

橘右京绷着神经小心翼翼地度过了编辑实习的第一天,走下楼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城市的灯光依旧晃眼,朦朦胧胧地模糊着视线,嗡鸣声不绝于耳。

站在大厦门口,眺望远处的车水马龙和眼前的孑然无人,身后高楼的灯光也寥寥无几,橘右京深吸了一口气,开始有些怀念在大学时候每天宅在宿舍里的日子——至少不用苦恼每天怎么回家。

身后旋转门运行的声音又响起,不过橘右京已经懒于去看是哪个倒霉下属加班到现在才出门,将一缕碎发别在耳后,翻开手机想给家里打个电话。

在静谧的黑夜中,自行车开锁的声音窸窸窣窣地在橘右京的耳畔,然后是踢脚蹬的响声,最后是车轴悦耳的滚动声……不知道为什么,橘右京竟然觉得这一系列动作有些熟悉。

“哎……你是,橘君?真巧,你也在这里上班啊。”

橘右京转过身,看见一个顶着棕色高帽的金发碧眼小哥,推着自行车一脸讶然地看着自己。

“请问你……”

小哥指指自己,帅气的眉眼笑成了月牙般的弧形:“我是马可波罗啊。”

初中毕业之后,橘右京随着亲戚迁到了一个远郊区县,读了高中。

橘右京和马可波罗是高中同学,同年同班和同桌。橘右京既不喜欢和别人说话,也不喜欢参加班级活动,所以这三年里除了马可波罗,几乎没有人会去主动搭理他。

纵然橘右京再孤僻,也总有马可波罗这样的人扣动他心弦。

那高中建在一个小县城里,学校没有多好的地理环境,甚至连周边交通也不发达,于是马可波罗成为了全校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骑自行车上下学的人。而橘右京,成为了全校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搭了马可波罗两年车的人。

寒假结束,三月开春。开学典礼当天黄昏,找完老师的橘右京在操场上看见了蹲在一辆破破烂烂的自行车旁一脸纠结的马可波罗。

出于好奇和不忍,橘右京礼貌性地跑过去问道:“波罗君,请问你要什么帮……”

“啊橘君,你来的正好哇。”意大利人看到他,眼中马上放出了惊喜的光芒,“我好像打不开这锁了,你能帮我看一下么?”

橘右京在心里痛斥了一番这家伙不懂本土风情(←请求别人要推辞)之后,把长发捋到耳后,认命地蹲下来与车锁深情对视,看了不到五秒从钢轴和轮子之间扽出来一根树枝,车锁啪嗒一声掉到了地上。

“上体育课的时候不小心踢进去的吧。”橘右京淡然扔掉树枝,背起书包继续往前走,一点也没有注意到马可波罗的眼神肃然起敬。

“等等橘君,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载你回家吧?反正住的也不远。”橘右京走出了十几米,身后马可波罗推着车一路小跑过来,展颜粲然一笑。

橘右京只瞥了一眼他明晃晃的发梢,缩回视线垂下眼帘。

“随你便了。”

只是为什么会心跳加速呢。


从学校到橘右京家的路上,有一条潺潺奔流的小溪,春天时两旁开着粉白的海棠花,枝条温顺地弯成弧形,拂过路人的脸上。

马可波罗骑车经过的时候,总喜欢故意贴近那些花开的又低又茂盛的地方穿过去,然后在满头的花瓣和橘右京的斥责声中大笑着扬长而去,留下摇曳的海棠枝和一地凋落的嫩粉。

终有一天,在两人经过海棠道无数次的打闹后,那辆总是在吱吱呀呀哀鸣着的老式自行车,终于正式彰显了它的不满:刹车突然失灵了。

于是,在马可波罗放荡不羁的笑声中,两人一车滑下斜坡,噗通一声栽进了初春冰冰凉凉的小溪。

橘右京放弃了说教,自暴自弃地躺在小溪里,最终还是满脸无奈地坐起来向马可波罗表示抗议。

但当那抹明亮的金色闯入他的眼帘,如柳叶般弯起的眉眼下溪水般清澈的蓝色,橘右京那套准备好的说辞突然消失在脑海里无影无踪。

最后两人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儿,抹了一把脸上的花瓣,对视着笑了出来,两个人步履蹒跚地扛着报废的自行车又勾肩搭背地往前走去。

那是橘右京笑得最开心的一次。

四月初的晚上总是很暖和。橘右京坐在后车座上,垂下头藏在马可波罗身后。坡道空空荡荡,两旁开着两排海棠花,在夜色和春风中沙沙摇曳。

许久不见,马可波罗没怎么变,倒是橘右京早就把长至腰间的长发梳了起来,眉眼也成熟了不少,穿上工作服气质更是大变——也不知道马可波罗是如何认出他来的。

“橘君。”马可波罗偏过头,看到神游天外的橘右京,轻笑了两声。

“啊……嗯?”

“你想知道我怎么认出你的吗?”

橘右京踟蹰了半晌,犹豫地点了点头。

马可波罗压低了帽檐,悠悠道:“高中那个时候我发现,你好像习惯性地喜欢把头发别在耳后,有一次还不小心别进去了一朵花,你居然都没有发现……”

橘右京涨红了脸,仿佛正在听自己的黑历史,头埋得更深了:“那你怎么……不告诉我?我还说那天学生代表发言为什么那么多人在台下笑——”

马可波罗突然一个急刹车,橘右京猝不及防,脸撞到了他的后背,鼻尖一酸。抬起头来发现已经到了自己家门口。

“……因为我觉得很可爱啊。”马可波罗笑吟吟道。

橘右京翻下车,怔忡地看着马可波罗夸上车座,登上脚踏板,与自己告别,突然回过神来用尽最大声音向那个要离开的身影喊道:“请等一下!”

影子歪了一歪,马可波罗回过头来疑惑地看着跑过来的橘右京。

“能问一下……你的邮箱地址吗?还有那个,上班的地址也……”

马可波罗愣了愣,旋即很不绅士地咧嘴大笑着重重的拍了两下橘右京的肩,然后被飘如喉咙里的花瓣卡的半死。

“七楼语言翻译部,在你们隔壁……对了,要不要我每天接你回家啊?”

「犹记当年海棠溪道。」
END

评论(4)
热度(39)

© 远书籍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