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会,我是远书。
农药/mjj/剑三/魔道祖师中心
all瑜爱好者




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

远书籍北

【亮瑜】花筵(200fo点文)

天君亮×仙帝瑜,许些修仙设定?
终于憋出来了这么多……拖了将近一个月,马上一模赶紧肝了出来
玉帝=刘备,泫帝=周瑜,天君=诸葛亮。
可能会有一些bug 注意避雷和ooc

————————————
满地霜,
青丝染雪未央魂兮归故乡。
——《浮世殇》

1
宛若世外桃源的天庭一祥和静谧。几只仙兽肆无忌惮地扬着头踱步,云雾袅绕之中是若隐若现的仙府和玉兰花林。

如果不是那振聋发聩的争吵声和仙术碰撞的声音,今天也应该是和谐美好的一天——被迫逃到千里以外的众仙们抱作一团,眺望着冰火交加的远方,一时间无语凝噎,心里都在盘算着新修一座仙府要多长时间。

“……天君大人不会又和泫帝大人吵架了吧?”一个前几日刚刚飞升的小地仙包头瑟瑟发抖道,“我选帝派的那天他们就当着玉帝大人和龙王大人吵了起来……”

另一位天仙摇摇头,晃了晃折扇叹息道:“他们俩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习惯就好。诸葛这个天君也是,没事有事就喜欢往泫帝那儿跑,还老喜欢叫他凡间的名字……叫公瑾来着?是不是他们俩之前就认识啊。”

小地仙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刚欲开口说话,忽然间天边光芒大放,一条满身金光的巨龙从云中降临,盘踞在天边,用龙躯遮住了雷电交加的天幕。仙群中顿时骚乱起来。

“玉帝!是玉帝大人来了!”

“这次泫帝和天君应该消停了吧……咦,他们人怎么不见了?”

一时间几百双眼睛投向天际,哪里还有什么冰火和黄龙,只有悠悠荡荡的白云和静如秋水的湛蓝。

“……咋回事儿啊?”

“不知道啊。”

2
正被黄龙扭送的周瑜觉得很郁闷,甚至想在玉殿上吐血三升,好让那护犊护家护诸葛的玉帝刘玄德知道自己的好。

看着刘备那张白里透黑黑里透红红里透绿颜色变化万千的脸,周瑜原本那句“明明是诸葛亮这家伙先动的手”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了,任凭玉帝婆婆妈妈地絮叨,还要忍受着一旁诸葛亮散发出的嘚瑟之光。

凡间之语如何说来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周瑜侧头瞥了一眼不知道为何得意洋洋的诸葛亮,对方也恰好投来视线,弯起水蓝的眸子冲周瑜笑了笑。

周瑜唰地一下转回头,此时刘备也刚好长吁短叹完,愁眉苦脸蹙眉道:“看在你们二位都是我的左膀右臂,我也不重惩了,但扰乱天界秩序也是不好的……泫帝和天君你们……就去凡间卖三个月的凉席吧。”

两人想都没想,忙不迭地叩首拜谢:“谢玉帝大人……”

等等等等。玉帝说卖凉席?

周瑜觉得自己的仙生头一次受到了挑战。待他和诸葛亮被带出天庭北门的时候,才想起来有什么不对。

“现在凡间大冬天的卖什么凉席神经病啊?!”

3
白光一闪,等周瑜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已经完全变了景色:夜幕下张灯结彩的街市,男人提着酒壶挽着剑柄谈笑风生,女人腰间系着荷包,纂起朱红月紫的新花打打闹闹。

“凡间真是变了许多啊。我走的时候还没有这样的东西呢。”诸葛亮挑起一旁摊位上的一支镶着朱红宝石的鎏金簪子,自言自语道。

“你别感叹这个。”周瑜翻了个白眼捅捅他的后背,兴意阑珊道,“当年我飞升的时候你还蜗居草庐呢,要不然我也不会熬到泫帝君这个位置……哎孔明,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抱歉啊,你说什么我没听见。”诸葛亮转过头来,毫无歉意地微微一笑,手里攥着他刚才拿在手里把玩的簪子,显然刚刚买下。

仿佛看到了刘备给诸葛亮的钱袋已然瘪下去了一块,周瑜心中一痛,一旁观望的商贩还恰到好处地阿谀奉承道:“姑娘,这位公子重金买下这簪子,正是想表达他对您忠贞不渝的爱情啊……”

周瑜踮起脚一把揪住诸葛亮的衣领,蹙眉故作凶狠地晃了晃胳膊,扬声道:“你说谁是姑娘——”

小贩的动作和笑脸突然僵硬,面色五彩交织百感交集了半晌,忽然一把卷起铺垫上的物品,怪叫一声抄起商品钻到了人群中。

两人凝望远方,直到周瑜踮得脚有些酸痛才放开诸葛亮,冷哼一声一边自言自语着“为什么我会认识这样的人真倒霉”,一边大摇大摆地走了。

诸葛亮也不急,笑吟吟地看着他离开,没过一会儿周瑜便从他后面神色匆匆地钻出来,憋红了脸攥住诸葛亮的衣袂,埋下头嗫嚅道:“为什么盘缠会在你这里啊,真倒霉。”

诸葛亮转过身,伸手捧住周瑜的脸,笑道:“簪子挺配你的,带上吧。”

“……谁要带啊!”

第二天,街角突然多出来一家店面,据说是卖些布匹,老板长得也英俊,所以很受欢迎。

一位大家族的侍女正盯着在裁剪红布的周瑜。待周瑜打包好了她要买的东西后,侍女涨红了脸小声道了谢,抬起头正看到老板脑后别着一支嵌着朱红色宝石的鎏金玉簪。

“周先生,您的簪子是……”

“这个啊。”周瑜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某个总是跟我吵架的笨蛋送的。”

正在帘帐后织布的诸葛亮打了个喷嚏。

4
入了腊月,京城一连下了一周的大雪。所以周瑜在下凡兢兢业业地工作了一个半月之后,终于光荣地患上了风寒,以捂住脑袋的方式抗议诸葛亮的强制喂药和絮絮叨叨。

正月十五,大雪初停,周瑜终于打着上元节赏花灯的名义把诸葛亮赶出了家,心里终于踏实下来,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公瑾……公瑾。”

周瑜睁开眼睛,却好像动不了一般,只僵硬地站在原地,不一会儿,这具身体的主人走动了起来。他听见自己略有些愠怒道:“什么事?”

——这是自己飞升之前在凡间的时候。周瑜反应过来,还来不及想这是什么地方的时候,视线中出现了一道极为熟悉的蓝色,摇着那把缀着墨蓝流苏的羽扇,倚着门框笑意盈盈地看着这边,唤道:“……公瑾。”

好早不早,梦到了飞升之前的事,好巧不巧,梦到的是诸葛亮。

周瑜在心里问候了一下玉帝老儿的祖宗,听见自己说道:“你不会千里迢迢从蜀地过来只为了送我一把古琴吧?”

诸葛亮摇摇头,目露真诚道:“还为了见你一面啊,公瑾。”

这一刻,周瑜的灵魂和身体仿佛同步了一般唰地竖起了一身寒毛,他的身体冷冷道:“你又在拿我开玩笑了,孔明先生……是不是蜀地想和我们江东联合?”

诸葛亮面露遗憾,从袖中掏出一沓竹简递过来:“还是公瑾聪明,是皇叔派我来东吴的。”

周瑜接过竹简,寥寥看了几眼,便收起来淡淡道:“大概知道了,具体还要和仲谋商讨一下,过几日我会派信使去贵营。”说罢便微微颔首,拂袖转身而去。

周瑜的灵魂转圜过身看了看义无反顾的自己,又看了看目送自己离开的诸葛亮,从没看到过他这般落寞失望的表情,心下叹了口气,有些于心不忍。

“……为什么你总觉得孔明在开玩笑呢。明明我喜欢你、心悦你,这些事情你比谁都清楚。可拒绝的还是那么残忍。”诸葛亮垂眸喃喃自语,半晌用双手手掌蹭了蹭脸,抬起头来,又挂上那幅波澜不惊的微笑。

不知道这家伙在凡间还是在天庭,到底那张笑脸下面藏了多少情感。周瑜没由来地想道,突然有些想看见他。

5
冰凉的触感从额头上传来,周瑜一个激灵睁开眼,诸葛亮正将湿毛巾搭在他的额头上。对上周瑜的视线,他笑笑,道:“哟,醒啦。”

一个大男人仔仔细细小心翼翼地照顾病人,多少还是有一些违和感的。周瑜憋住笑容,岔开话题问道:“花灯好看吗?”

诸葛亮认真地想了想,笑意蔓延至眉梢:“好看是好看,不过没人陪,怎么想也是枯燥乏味了一些。”

“胡说。你这个样子,多多少少会有女孩子来搭讪吧?”

诸葛亮似乎回忆起了一些尴尬的事情,咳嗽了两声,端起放在床头的药盏,另一只手拽住周瑜的被子:“今天不许再不吃药了,要不然你这辈子都好不了。”

周瑜丢给他一个白眼,扶着额头上的毛巾坐起来:“那你喂我啊。”

“公瑾别闹……你当真吗?”诸葛亮手一抖,眼中闪烁着将信将疑和许些惊喜。

“算了,还是我自己喝吧。”周瑜故意伸出手欲把药盏和勺子拿走。

诸葛亮把手往后一伸,委婉道:“不麻烦您这个病人了。来张嘴。啊——”

“我靠好烫你刚熬出来的吧……诸葛孔明!!哪有拿勺子往喉咙里伸的!……啊够了你把勺子给我!”

6
宛若世外桃源的天庭一祥和静谧。几只仙兽肆无忌惮地扬着头踱步,云雾袅绕之中是若隐若现的仙府和玉兰花林。

今天是泫帝和天君归位的第一天,众仙们开始提心吊胆地过日子的第一天,然而,却意外地和平。

一个刚刚飞升的小仙正在前辈的仙府喝茶,听闻这传说一般的故事之后,战战兢兢道:“那他们回来不打架了……难道是因为凡间的世态炎凉影响了他们的心境吗?”

“你傻啊,在凡间干什么的这么没眼力见?”仙前辈叹了口气,啜一口清茶,“肯定是因为他们两个之间发生了什么,你没觉得看泫帝和天君两个人待一起看彼此都顺眼了吗?”

“好像是啊。”小仙仔细地想了想,“哦……我之前是个卖簪子的小贩。”
END

评论(3)
热度(76)

© 远书籍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