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会,我是远书。
农药/mjj/剑三/魔道祖师中心
all瑜爱好者




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

远书籍北

【信云】白龙与执事(1)

有灵力存在的世界的设定,许些私设,大概是个中短篇。
龙信×执事云
更新看我心情(ni
*ooc


韩信是这人世间最后一条白龙。

不过他马上就要不是了。

在坚实的结界中,巨大的灵力压得他变不回人形,身上捆着的锁灵绳将韩信坚硬的龙鳞划开,滴滴答答地流血,和雨水交汇成一条蜿蜿蜒蜒的小河。几个人正专心地运转灵力,收集着那些被冲淡了的血液。

“……上好的白龙血,可不能错过啊……”

振聋发聩的雷声夹杂着丑陋聒噪的笑声。韩信疲惫地闭上眼睛,龙尾无力地垂到地上,灰色的雨滴氤氲着水汽,将世界模糊成光点和竖影。

“大人……大人,有人破了我们的结界,已经向这边赶来了!”

韩信心弦一颤,提起最后一点精神睁开眼睛眺望,希望来者能够发现被狩猎集团抓住的自己。

“什么?”男人震怒的声音响起在韩信耳边,后颈一疼,整只龙被腾空抓起,带起锁灵绳相互碰撞的响声,“打算抢老子的生意?哪个小兔崽子有这么大胆?”

“抱歉打扰了诸位的雅致,在下赵云赵子龙。”

远远地,人群的外面不知何时站了一个茭白色西服加身的棕发男子,剑眉星目,左胸前缀着一朵嫩粉色的桃花,手握一支长缨枪,衣袂扬飞,好一副舍我其谁的气势。

“不好意思,我们家一只宠物蛇跑了,少爷让我来找。它叫韩小花,身子是雪白的,特别小,请问你们看见它了吗?”

众人不约而同地向结界中央奄奄一息的白龙看过去。

赵云“啊”了一声,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一把捞过躺在老大怀里的韩信。不由分说地扯掉了它身上的锁灵绳,慢条斯理地从怀里掏出一把伞撑开,兀自抱着“宠物蛇”慢慢悠悠地离开了。期间没有一个人尝试去阻止他。

一片狼藉的结界里,头目恨恨地踹了一脚发着幽蓝色荧光的绳子堆,烦躁地点了一根烟,微小的火光马上被倾盆大雨熄灭,留下一缕白色的烟,消散在空中。

“碰上赵云算咱倒霉,今天先撤。那家伙骁勇得很,据说单枪匹马能战魔物,那白龙在他手里,怕是不好得了……”




韩信蜷在赵云怀里,只觉得四面八方的寒风都恶意地向他袭来,肆意入侵着龙鳞掉落的地方,呜咽两声,贴得更紧了一些。

赵云在给他输送灵力,感受到韩信在发抖,便把他罩进自己中衣的口袋里,撑着伞加快了脚步。

“白龙啊……你是最后一条了罢。以后要谨慎点,别被那些人抓到。”赵云突然说,“要不是今天后山突然变得那么吵,我不去巡查,也没人会去救你了……听见没?”

赵云听韩信久久没反应,将中衣拉开一条缝,看到一双炯炯有神的淡金色龙目,白龙扒着口袋,头上左边的龙角断了一半,龙鳞掉了许多,露出白森森的皮肉,看起来颇为可笑。一人一龙对视半晌,后者突然开口了。

“你他妈才叫韩小花。”



赵云所住的宅子离得并不远,一座看起来颇有西方维多利亚时期风格的洋宅。赵云搭好伞,脱下外套裹好韩信,向偌大的客厅喊了一声:“刘禅,我回来了。”

水晶灯下的沙发后钻出来一个毛绒绒的脑袋,奶声奶气却装作老气横秋道:“执事,回来了呀……你抱了什么回来?”

赵云绘声绘色地讲述了自己如何从一条吃蛇的老鼠嘴下救出了这只小白蛇,其栩栩如生逼真传神的程度,连韩信都差点相信自己是条蛇。

最后,他还不忘强调了一句:“少爷,你要好好对它,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韩小花。”

韩信龙须抖了抖,挣扎着爬起来向刘禅伸出一只龙爪,妄图解释自己的来历。

小少爷跑过来同情地握了握那只掉了一半鳞甲的爪子,摸了摸韩信断了四分之一的角:“可怜的小花,好好休息……”说罢便蹦蹦跳跳地跑上楼,碰地一声关上了自己的卧室门。

韩信绝望地扭过头,胖乎乎的龙爪子别过来,向含笑的赵云比了一个凸字。

TBC

评论(4)
热度(96)

© 远书籍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