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会,我是远书。
农药/mjj/剑三/魔道祖师中心
all瑜爱好者




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

远书籍北

【信云】白龙与执事(2)

被理科害的不深,还是又跑来写了一章。

龙信×执事云,flag立了很多

前篇http://otomiyamio.lofter.com/post/1d61516f_f58c5f8

*ooc




闹铃没有响。

韩信迷迷瞪瞪地睁开双眼,打了个哈欠,翻身半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床头的电子表,吓得一个鲤鱼打挺滚下了床,抓起地上的校服套在身上,踹开门怒吼一声,开始了新的一天。

“九点半了赵云你为什么不叫我!!!”

门对面的墙边,身着一成不变的西服的执事侧眸看了他一眼,淡淡地扯出一个微笑:“谁昨天千叮万嘱告诉我不要打扰你睡觉的?刘禅都早走了,你还没起,我也很绝望啊。”

韩信被噎住,只好给他一个白眼,急匆匆地冲到餐厅。赵云显然刚热好一盘煎鸡蛋和燕麦牛奶,趁白龙笨拙地握着叉子和那盘煎蛋作斗争的时候,执事拿了木梳和发带,心情颇好地拢好韩信睡得乱七八糟的长发。

终于风卷残云地解决掉一盘之后,韩信心满意足地捧起牛奶,灌了两口脸色唰地一下白了,寒着脸艰难道:“赵……赵子龙,你往里面放了什么东西?”

赵云匝好发带,一脸正经道:“小花,你是条蛇,要多吃小鱼干……”

韩信无语凝噎,默然了半晌,拿起背包往外走去。

“放学了快回家啊。”赵云在他后面道。韩信回过头去,执事倚在门框旁浅笑,清晨的阳光透过荫翳撒下光点。如此慵容的动作竟也有人做的如此柔和俊然——韩信眯起双眸别过头去,加快了脚步。

可恶,他笑起来怎么那么好看。




自从他来到赵云家已经过去三年,可是无论是赵云本人还是少爷刘禅,就算韩信把龙角伸到他们眼前看,两人还是指鹿为马,一口咬定韩信是从恶鼠口下救来的小白蛇。

至少赵云在装傻,要不然那日他也不会来救自己。韩信这么安慰着自己,同时也庆幸还好赵云不是因为自己的白龙之身才来的。

赵云给韩信办了入学手续。据说校长看到后者身份证上“出生年1890”的时候迟疑了好久,最后在赵云的一再担保下将信将疑地签了字。

幸运的是,大家等来的并不是一个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老头子,当韩信走进教室的时候,大家向他投去了感激涕零的眼神。

韩信疑惑了一小下,班主任带着他走到空座位,同桌棕发的男生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桌子一抖张大了嘴。韩信看见他,抽了抽眼角。

“傻狐……李白,你说世界这么大,七大洲二百多个国家,能遇见你怎么这么倒霉呢。”

“你居然被赵云收养了??”李白惊疑不定地瞥了韩信一眼,“多少人崇拜他你知道吗,单枪匹马战魔物啊,传奇人物。”

韩信咬着饮料吸管,手臂搭在天台栏杆上,啊了一声,疑惑道:“是吗,我觉得这三年他从来就没离开过宅子,从他救完我之后那杆龙胆长枪也再也没看他拿过。”

“赵云不拿是因为他拿不了了。”未等韩信发言,李白凤眸一转,突然问道:“哎,傻龙,你记不记得十年前你渡过一次天劫?那时候我还在旁边围观来着。”

韩信一怔,停止了对吸管的残害,忘记纠结李白那一声傻龙,看了他好一会儿,愣愣道:“……啊?”

“你不会失忆了吧。”李白也没了脾气,挥了挥手长叹一声:“算了,你当我什么都没说过……对了,顺便提醒你一句,咱们学校可有好多人知道赵云,对外可别声称你住哪儿,尤其别跟女孩子们说。”

“……为啥?”

狐狸狡黠地眨了眨眼睛,揉了一把韩信的脑袋飞速窜进天台小门,躲在后面笑嘻嘻道:“当然是因为我的粉丝会被赵子龙先生抢走呀。”



对于李白对韩信提起的“渡劫”问题,他绞尽脑汁认真思考了一个下午,还是不记得十年前自己渡过天劫——倒不如说,韩信才发现自己的记忆里缺少了十年。

因为他根本不记得自己为何会在那个暴雨夜出现在赵云家的后山,以及自己的来历身世,一概不记得。好在韩信想着想着,灵光一闪,终于记起了什么。

……不对啊我们中午明明在聊赵云,为什么会突然扯到我身上了?

韩信停下脚步,白墙朱瓦的别墅就在他眼前。杨树还是沙沙摇曳着,门前花圃里的时钟花和茶靡花也正娇艳欲滴。

或许赵云知道什么,李白也知道,狩猎集团的人也知道,甚至那个不谙世事娇生惯养的小少爷,知道的也比自己多……

到头来,所有人都走了,只有他一个人留在原地。

他的手掌有些发冷。仿佛聩了双耳一般,世界的声音正在离他远去,又好像回到了三年前他孑然一身倒在冰凉苍茫的土地上,雷声仿佛无情的嘲笑,在耳畔无限放大——

“韩信……重言……韩小花!”微怒的声音在韩信耳畔响起,白龙睁大了双眸,发现自己已然冷汗涔涔,赵云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蓝眸水光潋滟,风轻云淡道:“别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龙生还很长……”

他还未说完,韩信便踮起脚揽住赵云的脖颈,笨拙地将他摁进自己的怀里。“赵子龙……我到底从哪里来?”

赵云的抹额有淡淡的香味。他在韩信的怀里动了动,便不再挣扎,拍了拍韩信的后背。不知是不是错觉,赵云的动作也放得温柔了一些。

“对不起,韩信,我不知道你从哪里来。”棕发的执事闭上眼睛,纤长的睫毛轻轻颤动,冁然一笑,“但我知道,你在这里。”

夏风拂过,掀走一点翻新的芳香的泥土,吹进韩信的眼睛里,泛起一层薄薄的水汽,模糊了面前赵云的浅笑。他仰头揉了揉眼睛,手背捂住双眼。

——到底他笑起来,为什么会这么好看啊?

TBC.


评论(1)
热度(91)

© 远书籍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