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会,我是远书。
农药/mjj/剑三/魔道祖师中心
all瑜爱好者




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

远书籍北

【信云】白龙与执事(3)

依旧是龙信×执事云
前篇(2):http://otomiyamio.lofter.com/post/1d61516f_f59ca4c
神志不清产物,可能时间线会有一些多……
*ooc
结局是he信我(。

“……首先,为人师表,我本来很不想叫您来学校的。毕竟很多人也知道您的名号,麻烦您不好意思。”

张良倾了一杯茶,放到赵云面前,推了推金边单框眼镜,“但是您的……呃,您家的韩信,他从来都上语文课不听讲,从放春假回来之后就这样,我忍了他很久了。”

赵云正慢条斯理地摘下用来掩人耳目的棒球帽和墨镜,手指弹弹茶盏,抬眸饶有兴趣道:“哦,无事。那韩信同学具体上课什么样子,请张老师详细道来让某也见识见识。”

俗话说,春困秋乏夏打盹。

五月份的韩信,大概是因为缺少冬眠而诱发了白龙的本性,没了恢复身体机能的时间,韩信每天都处于整天昏昏欲睡的状态,甚至连傻狐狸李白的恶意调侃也不想理会了。

然而韩信什么课都敢睡觉,除了张良的语文课。偏偏英语老师生病请假,所有的外语课程全部改为语文,一天两个多小时他都要撑着脑袋看操场上的班级球赛度日。

更可恶的是——张良特别喜欢叫他回答问题。

“……我们来看这道题,‘攀登,向重山的巅峰;旅行,向未来的风景’。它表达的是不畏艰险达到最终目标的意思。由这句话可以想到那句古诗?我请个同学来回答。”

张良敲着黑板喊道,余光瞥见目光呆滞的韩信,脸色一沉,“韩信,你来说。”

窗边正在眺望蓝天白云美丽风景的韩信龙躯一震,立马清醒过来,连忙踹了身旁同样昏昏欲睡的李白一脚,后者垂死病中惊坐起,小声怒道:“你干什么?”

“你没听课吗,张老师现在在讲什么?!”

李白挠了挠头,一边嘀咕着“我不听课明明也能考满分”,一边随意翻开书,仙人指路一般随手一点,然后继续趴下梦会庄公了。

韩信连忙点头,哦了一声站起身自信满满道:“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张良险些拿粉笔戳穿了黑板,转圜过身,尽量保持着微笑道:“韩信同学,给我站着冷静冷静。”

“大概就是这样的。”张良表带微笑,抓着自己的衣角。现在他的理智徘徊在崩溃的边缘,看着眼前假装捂着脸弯腰捧腹笑到岔气的赵云,认真地思考要不要揭竿而起反抗。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赵云咳嗽两声,恢复了一本正经脸的严肃脸,“麻烦张老师回班把韩信叫出来吧,我现在就跟他谈谈比较好。”

韩信托着下巴四十五度角俯瞰地面操场,心里一想到下节语文就觉得无比凄苦。

张良老师提前进了班,韩信又不能再和同桌李白插科打诨一起鬼混。他抬头看了一眼门口,一个带着大墨镜和白色口罩的人正向自己的方向招手,外表神似社会你一哥。

于是韩信又把目光投向讲台上张良,银发的老师冲他笑了笑,做了一个“请您那边滚”的手势。

……难道自己真的惹事了吗?韩信的心凉了半截,脑内迅速把扶过的老奶奶帮忙送过的情书和调戏过的学妹学弟过了一遍,在全班人同情的目光下悲壮地走了出去。

大门一关,社会一哥靠着墙摘下墨镜和口罩,露出赵云的脸,淡定道:“据说你不好好听课,张老师把我请来了。”

韩信抽了抽眼角,一脸大义凛然无所畏惧地看着他道:“是个动物都要冬眠,我能撑到现在没睡死过去已经很了不起了好吗。”

“我也是动物,可我现在不是活的好好的么?你明明有能力变得更好,但就是不想这么做,只是想依赖某个人。”赵云轻叹道,“韩信你,就是过得太随便、不谨慎才会落得那时的田地……”

“闭嘴!”韩信没由来地觉得烦躁,一拳砸到赵云发梢旁,撑着墙逼近他眼前,红了眼眶低吼道,“你若是这么想,当初大可不必救我,眼睁睁看我去死多好?!赵子龙这般优秀的人,不认识韩信这样的人岂不是更好?!”

赵云无语凝噎了半晌,垂眸道:“……你明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韩信瞥见赵云静如秋水的双眸,后退两步,看了看他,又低头望了望自己的脚尖,低声道:“抱歉,我有点激动……你先回去吧。”说罢,拉开班门,侧目看到低头直挺挺站着的赵云,碰地一声关上了门。

楼道里有些黑。赵云拉开袖子,一道淡粉色的疤痕蜿蜿蜒蜒地盘在他的手臂上,如一条逶迤弯曲的蛇爬过,宛如记录着某种过去的笔记。他轻抚过那些痕迹,蔚然如玉的眸中闪过一丝怀念。

“十年前帮你渡了次劫,正是因为着急告诉你我的感情,此后你就是这样走的。十年后你这样质问我同样的问题,还是打算要这样离开吗……”

阳光透过小小的天窗打下来,擦过执事的碎发和眉梢,画眉鸟在成荫绿树上啾啾鸣叫。赵云起身掸了掸衣服,弯起双眸,反而轻轻地笑了。

“你还真是残忍啊,韩信。”

TBC.

评论(9)
热度(67)

© 远书籍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