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会,我是远书。
农药/mjj/剑三/魔道祖师中心
all瑜爱好者




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

远书籍北

【亮瑜】锁灵灯

一些演义设定和正史出没。
*赤壁之战后周瑜已经去世,灵魂在世的设定。
*提前祝五一快乐!给大家续命xx

“……周郎,周郎……”

那悲恸哭泣的声音渐渐微弱下去了。

周瑜睁开眼睛,四周的空气就宛如深海一般挤压着他,喘不过气来。

他的视野慢慢恢复过来。他看到床铺上脸色苍白的自己,小乔哭红了眼睛,正将白布拉到周瑜的头上,被褥上胸前的位置有一摊触目惊心的黑红色。

周瑜很想去抱一抱自己的妻子,告诉她另找户对她好的人家再嫁了,然而手掌却径直穿过了小乔的手臂。

他终于明白过来——自己约莫是已经过世了。

“也没什么坏处,最不济还知道了人死后能有灵魂体存在呢。”周瑜叹了口气,强迫自己接受了这个事实,对着即将抬入灵枢的自己浅浅鞠了一躬,决定离开江东另寻去所,远离这片凄凉之地。

灵魂跑起来大概比人快个两三倍吧。周瑜走在街上,身边一派车水马龙的繁荣景象,来来往往的人群似乎流动得更快了。

这样日行千里也不会有问题了吧?他想,脚尖轻轻一点就能飘在天上,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做一个幽灵比做人要好呢。

路过码头,不远处即是吴国军队的演练场。周瑜突然想起来,此时正逢吴蜀联军似乎正在联合军演,由不得就联系到了那个总是挂着一脸无所谓的微笑的家伙。

“诸葛亮……他大概还不知道我已经死了吧。”周瑜习惯性地捋了捋长发,轻咳两声大步迈进了演练场。

他走到每个人面前,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依依指道他们的错误。当然没有人理会他,最后周瑜自己轻轻笑了起来。

“真傻啊你。”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掌心周围泛着幽蓝的光晕。

高台上一个提炮的健壮中年人和手拿双股剑的男人正在指导,大概是蜀国的黄忠和刘备。

周瑜心觉疑惑,侧身飘进了演练场一角的准备室,里面的样子将他吓了一跳——是许久未见的诸葛亮,披着黑色的衣袍,桌上散落着许多东瀛书籍,其中有一个灯座,上面错落着七盏昏黄幽幽的莲花灯,烛焰摇摇摆动。

“完成了。”诸葛亮摘下黑帽,顶着大大的黑眼圈长吁了一口气,微笑着自言自语,“接下来就等着……”

周瑜心说,诸葛亮难不成是舒服日子过多了而被政场逼疯,于是大笑一声:“诸葛孔明,你也有今天——”

然而诸葛亮根本不可能听见他说话,继续悠然道:“接下来就等着,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灵体,在这盏七星灯面前说话而被锁灵吧。”

周瑜怔了怔,忽然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吸力。紧接着,莲花灯上雕刻的魑魅魍魉纹路都放大在他眼前。随着诸葛亮的话尾音结束,灯芯摇了摇,噗地一声熄灭了。

诸葛亮默然了半晌,垂下头摸着下巴自言自语道:“不会吧,我的话这么灵验?”

周瑜在心里大骂不要脸,心想,世界上大概没有第二个灵魂比他还倒霉了。



自从周瑜进了七星灯之后,不知为何,诸葛亮每天都将它放在里身边不远的地方,几乎寸步不离,甚至连不久之后他得知周瑜去世的消息之后,主动请缨去参加葬礼也要背在身边。

整个江东的军营都在披麻戴孝。在那个羽扇纶巾的青年信誓旦旦地保证自己可以借到天时的祭坛上,诸葛亮双膝跪地,举一炷香,泫然泪下:“……魂如有灵,以鉴我心:从此天下,更无知音!……”

——也不知道他这些话,真情实意到底有多少。

周瑜飘在半空,垂眸看他念完悼文,一一和泣不成声的军士们握手,婉拒了鲁肃驻留的请求,孑然一身离开了吴国。

诸葛亮乘上马车,颠簸中依旧抱着那盏灯。他低头凝视了半晌,最后道:“虽然这么无端的猜测很不礼貌……但是,里面的那位灵魂,你是公瑾吧?”

七星灯以不可察觉的幅度颤了颤。

“看来我猜对了。”军师狡黠一笑,蓝眸轻轻弯起,“被关在里面的感觉如何?我觉得我的制作程序应该没有问题,结界很结实,所以你就老老实实在里面呆着吧。”

哪壶不开提哪壶!周瑜只恨生前没有机会跳起来给他一刀,要不然自己还能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



良久之后,刘备去世,后主继位,周瑜才从姜维、魏延等人的嘴里得知诸葛亮做出这盏灯的意味:续命。

周瑜不知道这是否意味着要拿自己的魂魄去延长诸葛亮的。——反正,自己英年早逝之后还能悄悄存在这么多年,本就有诸葛亮的功劳,因果报应本就是应该的。他这么安慰自己。

此时诸葛亮的身体已经变得越来越差,有时候咳嗽还会伴随着吐血,常常到半夜才能睡着,五更起来又是不停歇的指挥军队和筹划计策。

魏国又来了个老狐狸,叫司马懿,谨慎得很。诸葛亮少数几次吃了败仗,就又要彻夜分析局势,却只能越想眉头蹙的越紧。

“公瑾,我可能要撑不住了。蜀国没了我又不知道姜维能撑多久。”诸葛亮卧床侧目对着床头柜上的周瑜叹息一声,凝眸半晌,“你知道,我观天象就能知道哪夜有什么样的人陨落。所以你还不知道我为什么偏偏挑在那天做好七星灯吗?”

“为了锁住你。这世间阴魂恶煞太多,你死的太巧合,所以地府不会发现你。但你若飘荡在其中,必定不过三天就魂消命散,不复存在了。”

他剧烈地咳嗽起来,疲惫地笑了笑,“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想着要拿你的命换我的……这盏灯我也不会点燃,所以……”

诸葛亮艰难地半坐起来,颤颤巍巍地举起灯座,然后松开了手。

“离开我吧。马上会有人来带你走的。”

七星灯应声而碎。

宛若魂魄从人体内抽离一样,周瑜身体一轻,低头一看脚下已经脱离了灯体,诸葛亮蜷着身子咳嗽,柳眉蹙起。姜维和魏延闻声急急忙忙闯入,手忙脚乱地帮他叫医生……

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除了诸葛亮好像能看见他一般,向周瑜灵魂飘荡的地方眯起眼睛,浅浅一笑,启唇吐出六个字。

“公瑾,……”

“等等,你说什么——”周瑜心里一紧,还没来得及问完,眼前一黑,世界连着诸葛亮未说完的话语一同消失在耳畔。

“公瑾……亮心悦你……”





几年后。

“啊……阴间地府原来这么寒碜啊。”蓝发青年看着门柱上摇摇欲坠的“地府”二字,叹了口气挠挠头,“早知道多在人间游荡几年,跟恶鬼打打架也比到这儿投胎好啊。”

虽然他这么说,但还是老老实实进了大门,复前行一百来步,看见一条蜿蜒清澈的河流,岸两旁盛开着不知名的妖艳红花。一个撑船的舟子站在岸边,压了压草帽沉声问道:“来投胎?过了这忘川河可就和尘世无缘了,你可还有什么话要信使转达的?”

“嗯。”青年说,沉吟了半晌,“前几年有个黑发的男子应该来过,他现在是不是已经去人间了?”

舟子怔了怔,垂下头歉然道:“不曾记得。”

青年也怔忡,良久轻笑两声道:“无妨。等他认出我来,我再自己告诉他心悦他已久这件事吧。”

“好。”

那舟子抬起头来,也粲然一笑,露出一双朱红的双眸,黑发自肩垂落。

“我想,他应该已经听到了。”

似是故人来。

END.

评论(6)
热度(204)
  1. 大力力小泰泰可非非远书籍北 转载了此文字
    忘川的涟漪

© 远书籍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