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会,我是远书。
农药/mjj/剑三/魔道祖师中心
all瑜爱好者




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

远书籍北

【白狄】地狱先生(250fo点文)

师生paro!年下注意
学生白×数学老师狄
-ooc
↓↓↓↓↓↓

放课后の校庭で   课外授业の爱を知る

下课后的校园     知道了补课的爱情

受験戦争 もう负けそう

考试之争好像已经失败

五月蝉鸣。

“李白同学,请解释一下为什么你的数学又不及格。”

狄仁杰端了杯茶,可看着坐在面前嬉皮笑脸的学生怎么也喝不下去。最后一向待人温文尔雅的班主任老师,在心里萌生了想把茶泼到李白脸上的念头。

李白毫不在意地把惨不忍睹的成绩单往书包里一塞,继续笑盈盈道:“因为不是您的课我就听不下去呀。这一个月都是实习老师教,我想快点让您回来,就只能用这个办法啦。”

狄仁杰轻哼一声,选择性无视了一些李白的话,笔帽戳了戳他的手背道:“谁教都一样。周瑜老师都被你气得撕了两次卷子了,你再这样下去我要申请调班了。”

李白果然听信了他的话,眨了眨眼睛拖长了音极不情愿道:“好吧——我好好学就是了。”

狄仁杰见他没什么动力,叹口气道:“你父母把你托付给我,我也不能就只让你借住此外什么也不管,辜负他们的期望。这样吧,数学进年级前五十,我听你一个愿望如何。”

“真的?”李白瞬间抬头把脸凑到老师眼前,湖蓝色的眼中熠熠生辉,狄仁杰只得把卷子挡在两人的唇间以防意外,顺便挡住自己有些发红的脸颊和躲闪的目光。

“真的。”班主任点点头,从椅子上站起来背过身扯了扯领带,“好了好了,现在下班回家。”

“好!”李白马上站起身利索地扛起狄仁杰的公文夹和外套,左右看了一会儿,笑了两声凑到他身前,“老师,都夏天了您还穿西服?脱一件吧。”

“皮。小孩子别瞎想。”狄仁杰不客气地瞥了他一眼,关好办公室的门窗,接过李白手里的衣物走出教学楼。

街市灯火通明。





先生 知らないこと知りたいの

老师,我想知道不知道的事情

见えないものが见たいの

想看见以往看不到的的东西

教えて    教えて    教えて

告诉我,告诉我,告诉我吧?

李白又做了那个梦。

轻纱罗缦后,从谁的指尖、发梢、唇边耳畔,泻出一丝丝断续的低吟,蜿蜒消失在悱恻的帐中,檀香轻柔地裹在周围,多了丝情意缠绵,这般巫山云雨。

身下的人挺着身子,墨绿的眸中已然是一片水光潋滟,依依不舍地勾着自己的脖颈,在一次次碰撞中如同奶猫寻找自己的主人一般,传出几声酥糯的呼唤。

“李……李太白……”

李白猛然惊醒坐起身来,头发由于汗水贴在额头上,心脏激动的很,碰碰跳个不停。他拽开被子看了一眼,深深叹了口气扶额自言自语道:“这可真是……大大的不妙啊。”

好在狄仁杰还没有起床。李白做贼心虚,悄悄把自己关进卫生间对被单和褥子进行了一系列残忍的糟蹋,最后拖出来两坨看不出原型的布类物体。

这一系列过程不想却将狄仁杰惊醒。他头发还没束上去,松松散散地垂在眉宇间,扯了扯因为太大而滑落的背心吊带,打着哈欠眯起眼睛,慵懒地问道:“你——犯什么神经了?现在才刚六点。”

“我……呃,想长大了以后造福社会,所以在学习洗衣服。”李白将实现从他白皙的肩膀上移开——狄仁杰这个样子,像极了梦中那个喊他名字的人。

这可太丢人了。

狄仁杰给了他一个白眼,走过去揉乱了李白咖啡色的碎发,拍了拍他的后背道:“高中生滚回去睡觉,去我房间。我洗。”

“哦。”李白低头一路小跑去了狄仁杰的屋子。

就像是狄仁杰做事严谨小心的风范一样,他的房间也跟着整理得一丝不苟,但也不会让人觉得冰冰冷冷。李白扑倒床上连着被子打了个滚,凝眸向窗外露出一半的朝阳。

枕头有股淡淡的檀香。

李白把被子蒙在脑袋上,自暴自弃地憋了半晌,扯下来长舒一口气。

“您也不想想我这样怎么能睡得着啊,老师……”




先生 言いたいけど言えないの

老师,有虽然想说但是不能说的话吧

悔しいほど切ないの

有些后悔没有切断

先生 闻きたいことまだあるよ

老师,还有想听的事情

年下じゃいけないの?

年纪小就不行吗?

当实习老师周瑜先生发现李白的不对劲时,为时已晚。他震惊地盯着楼道榜单里榜首那两个大大的字,反反复复地看,最终还是选择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定是没睡醒啊,李白居然学数学了。

周瑜老师这么想着,本能地没有去想是自己的教学起了效果。他只是疑惑地应付着同办公室里老师们的惊叹与祝贺,依旧百思不得其解。

狄仁杰窝在角落里啜着他那杯茶,兀自低声道:“校长先生要好好感谢我啊,把周瑜这么好的老师留下了。”

“……接下来该去解决一下自己的承诺了。”

李白今天意外地先一步回到了家,以至于狄仁杰打算去教室找他的时候,同学说他一下课就窜出校门。他只好等到下班时间再只身离开学校,乘地铁回家。

打开公寓门,扑面而来的糊味让狄仁杰还以为着了火。厨房里冒着浓浓的黑烟,李白从内室探出头来,抬眸冲他尴尬地笑了笑:“我……”

“……你烤串呢?”

“我做饭。”李白扇了扇污浊的空气,咳嗽两声,头上的呆毛像是被熏趴下了一样,“你看我好不容易理科考了个第一是吧,我就想先回来做个饭庆祝一下。”

“别了,我来吧。”狄仁杰放下公文包叹了口气,挽起西服袖子弯腰走进厨房,“你忘了上次你说要熬鸡汤,结果把鸡炸到天花板上的事情了?”

李白放弃了最后的抵抗,把厨房的门让开,倚在旁边看狄仁杰有条不紊地整理厨房。不知为何又想起自己曾经做过的那个梦。

如果能和狄仁杰这样的人一起生活的话,大概每天会不愁吃喝,整理出一个很温暖,只属于两个人的家吧。

虽说以往时不时调侃一下他,一半出于兴趣一半出于真心,但此时李白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像一滴浓墨坠入滚烫的水中,一发不可收拾——

想占有这个人。

“老师……”他舔了舔唇,欺上狄仁杰的后背,环住他的脖颈,呼出一口气,“我喜欢您。做吗?”

狄仁杰停下手中的事情,闭上双眸:“……李白,这就是你的愿望?”

“嗯。”李白的双手不安分地伸进他的衬衫,顺着人鱼线轻轻向上爬去,像猫尾扫过心尖,贪婪地呼吸着他身上淡淡的檀香。

“您的答复呢?”

“如你所愿。”

李白的双手撑在他的肩旁,把狄仁杰按得一个踉跄摔在地上,闷哼一声。李白凝视了他半晌,戳了戳狄仁杰的额头,“老师,您把头发放下来吧。”

“……哈?”

“我觉得扎。”

“……”






答えて 答えて  ねぇ先生

回答啊,回答啊,老师

先生 卒业式近づいて

老师,马上就是毕业仪式了

さよならも言えないで

请不要说再见

いやだな  私(俺)まだ女子(男子)高生でいたいよ

真讨厌啊,我还想继续做高中生。

六月末的天气已经变得燥热。李白扯了扯领带,就算在树荫底下站着也无法掩去内心的烦躁与昏昏欲睡。

狄仁杰不客气地冲他的脑袋拍了一巴掌,淡然道:“你都要毕业了,打起精神来。刚才毕业典礼你又睡了是不是?”

“可是这衣服真的热啊。”李白不服气地抬起头踹了踹头顶梨树的树根,白色的花瓣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

狄仁杰没看他。湖绿色的眸中投射出树林阴翳出铜钱大小的光点,摇摇曳曳。

李白自讨了个无趣。两人沉默了半晌,李白眄眸看向狄仁杰朦胧在光晕中的侧脸,凑过去笑道:“老师,我都要毕业了,您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没有。”

“真过分啊。”李白粲然笑了起来,“我父母只说在您教我的时候,我可以借住在您家,现在我要变成无业人员且流浪在外了,考虑一下帮我介绍个房子呗?”

“不用了。”狄仁杰抬头,“你可能不知道,W大学前几周刚聘请我去当教授。”

“啊?”

“所以说,”他瞥了李白一眼,“我九月份还会和你一起入学的。所以我还是会继续教你,继续借住也没关系。”

李白盯着他瞪大了眼睛,良久佯装哽咽道:“狄老师……”

“你……别扑上来!”

“我最喜欢你了!”

END

评论(6)
热度(117)

© 远书籍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