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会,我是远书。
农药/mjj/剑三/魔道祖师中心
all瑜爱好者




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

远书籍北

【信云】白龙与执事(4)

龙信×执事云
分分合合乃闺房常事(xx
ooc注意避雷
前篇:(3)
小别胜新婚嘛(没完了你
↓↓↓↓↓↓↓

韩信连续一周没有和赵云说话了。

尽管尽职尽责的执事还是每天做好一份早餐,待每天早上韩信起床到餐厅的时候,赵云早就不见踪迹,可还是会留下用娟秀的瘦金体写下的字条,告诉他哪些东西应该怎么加热。

当时韩信砸到墙上的那只手蹭破了皮,拿东西的时候还会隐隐作痛。而每每赵云刻意避开韩信的时候,他心里的愧疚还是更甚于赵云对他的管教的不耐烦。

后悔为什么不对他更好一些。

宅子一层有个平时都是锁着的房间。以往韩信无所事事在后花园里搞破坏的时候,经常能看到赵云倚在那个房间的窗边,似是在与屋内的人说话,神色中流露出柔和与怀念。

对于这样温柔的赵云,韩信只是偶尔会感觉到不爽和烦躁。吵架后他就很少看见赵云出没在那里了。

于是出于无所事事和好奇,韩信终于不用躲过赵云,而大摇大摆地爬上后花园离窗口最近最高的榕树梢,透过浓郁蔚然的树荫向里看去。

那是个杂物间。

本来没有什么可以引人注目的地方,但韩信身为龙族天生的敏锐视力,让他一眼就瞥见了那个紫黑色的小祭台,心脏猛地一紧。那上面放着一块熠熠生辉的白色鳞甲——白龙的鳞,韩信又怎么会不认识?

那鳞甲上面已然附着了许些灰尘和斑驳的痕迹,显然不是韩信自己的。白龙一族又很不愿和人类交谈;况且剥离龙鳞是在将死之时才能做到的,更不用说主动托付自己的龙鳞,由此,韩信只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赵云,难道是赶尽杀绝白龙族的凶手之一?

“……小花哥!赵云让我来喊你吃饭——”

韩信低下头。刘禅站在树下,歪起头一脸新奇地看着树梢上的自己,到一点也不像赵云这样老成的人带出来的富家少爷样子,看起来就没有心机城府。

“乖,这就去。赵云现在还在餐厅吗?”韩信跳下来,回身摆了个造型,引得刘禅一阵热烈而崇拜的目光。

“他刚好在客厅,说要有点事找你。”




韩信压住自己的疑虑,些许天未见的执事夹着托盘笔直地站在沙发旁。

赵云见他来了便轻轻颔首,眉宇间亦是风轻云淡:“你来了。我记得你问过我身世的问题,我是想和你说我其实知道点……”

“不用说了,我都知道。”韩信打断他,冷哼一声。此刻他心中已经排除了所有的可能性,心中火气蓦然升起。

“你知道……?”赵云挑眉讶然,“你都想起来了?什么时候?”

“托你的福,就在刚才。”韩信怒极反笑,赵云眸中的平静更是火上浇油。

“那储物间里的东西我已经看到了,不是白龙鳞是什么?我眼睁睁看你把我救下来,所以它绝非是属于我。剥离龙鳞的过程痛苦万分,那只有一个可能了,你赵云,号称一骑当千的屠魔者……”

“——就是灭我白龙一族的凶手。”

很好。

韩信看到赵云瞳中最后一抹冷静与平和化为乌有,心脏随着他睁大的双眸和凄怆的神情揪得越来越紧。

“那龙鳞其实,是你父亲在魂飞魄散之前交给我的……”赵云抓紧了怀中的托盘,手指有些不易察觉地颤抖。

“你……事到如今竟然还要拿我的父亲做借口?!”韩信剑眉倒竖。眼旁一道银光闪过,他侧目看去,是那杆赵云一直挂在墙上的龙胆枪。

父亲血迹斑斑的尸首挂在银枪上的情形他还清楚的记得。失去生机的龙须无力地垂到地上,那双威严的蓝眸也不复炯然,夹着亮银色的白龙血蜿蜒在萧瑟贫瘠的土地上,有着贪婪嘴脸的人类掠夺着他们的一切,韩信的母亲和李白使劲拉着他才没让韩信出去送死。

韩信曾以为赵云与他们不同,就仿佛三寸暖阳,没有什么坚冰在他面前是融化不了的。而如今——

啪嗒、啪嗒。

韩信再次抬眸凝望那张从来都波澜不惊的脸庞,自己不知何时已经举起了长枪,没入赵云右心房,绽开大片殷红的血花。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只剩下赵云惊愕的眼神,明黄色的眼眸渐渐神采消逝。

执事颤抖着握住冰冷的枪杆,固执地将它一点点拔出来,将他整个白西服都染成触目惊心的朱色。赵云脸色更煞白了几分,支撑不住双膝一软跪在地上,蹙眉翕动双唇艰难地吐出一句话:“只要做你觉得对的事情,就随你吧……杀了我也行……”

银色的长枪哐当一声砸在地上,滚到赵云手边停了下来。

韩信撞开大门从别墅跑了出去,远远听闻刘禅的哭声也没有回头,就这样一路冲下了山脚,喘着粗气抹了一把自己的脸,他看向自己的手心。

水不断地滴在掌上,韩信兀自怔忡半晌,捂住脸把头扬起来。来来往往的行人没有一个注意到他哽咽着自言自语。

“我明明说的该都是对的,但是为什么要哭啊……?”

TBC.

评论(7)
热度(71)

© 远书籍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