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会,我是远书。
农药/mjj/剑三/魔道祖师中心
all瑜爱好者




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

远书籍北

【信云】白龙与执事(5)

龙信×执事云。

前篇:(4)

大信息量注意!信哥智商上线中

僚机白婵布三人出没

-ooc



就在李白提着钱包像以往出门开开心心吃宵夜的时候,看见蹲在楼道里散发着消沉气息的韩信时,吓得一个趔趄扑在了地上,呻吟着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来吓人的啊?!”李白狼狈地爬起来,掸掸身上的灰尘。韩信依旧把脑袋圈在臂环中,默默不语。


李白上下打量了他一会儿,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哼道:“我知道了。是不是跟赵子龙吵架离家出走啦?没事,你要知道小争吵是情侣之间……”


“不是,我捅了他一枪。因为他害死我族人。”


“……”李白睁大了眼睛,吓得力道一下没控制好将狐耳显露出来,手里的钱包掉到了地上,指着韩信半晌说不出话来,最后挤眉弄眼地憋出一个单音:“你……”


他左顾右盼了半天,然后自暴自弃地拍一下大腿哀叹一声,拽起韩信的胳膊试图将他向楼梯拖去。后者被他吓了一跳,缩回手怒道:“你干什么?”


李白粗暴地按回自己的耳朵,捡起钱包急道:“重言兄你这是滔天大罪!你得回去看看有没有把他捅死,我胆子可还没大到敢包庇犯人,还是个弄死昔日叱咤风云的最强屠魔者的犯人……”


“等会儿。”韩信蹙眉,依旧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你只告诉过我赵云单枪匹马战魔物的事情,最强屠魔者是什么意思?”


“靠,我还想问你呢,他杀你族人什么情况,难道我的脑子是假的才记得不是这样的?”李白反手给他脑袋一巴掌,湖蓝色的眸中隐隐有愠怒之意,“你断章取义,韩信,你就是这样本末倒置才伤了赵云,无论十三年前还是现在!”


韩信看着他只是愣神。李白一肚子气没地方出,只好叹口气深呼吸自我消化,沉声道:“你的记忆果然出现了问题。你和赵云之间的事我没参与多少,只能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


“十三年前,「最强屠魔者」这个字号众人几乎无所不知。和现在不同,赵云只一杆龙胆长枪就能杀进魔物巢穴,再完好无损出来。他比谁都要骄傲飞扬、意气风发,直到遇见你,他就完全变了,试图温和处事,以礼待人。”


“你当时是幼龙,自然要渡天劫。你白龙一族劫雷整整三十六道,我也不知道赵云怎么帮你度过的,总之劫雷劈完之后你就失忆了。你知晓了他喜欢你之后,便恶言相向,离开了他……这些你真都不记得?”


韩信茫然若失地摇摇头,蹲下身垂眸抓住自己的头发一通乱揉,嗫嚅道:“我真的不知道……”


李白的语气也软下来,同情地俯身拍拍他的肩膀,轻叹一声道:“所以说,你族灭绝肯定也不是赵云的原因。所以你莫怪他,赶紧回去负荆请罪,没准赵云还能好受点——说实话我挺佩服他的,要是我经历这事,没准早疯了。”


韩信怔忡很久,突然腾地起身,拔腿往楼下冲。三步并作两步跳下楼梯,突然转头问道:“对了傻狐狸,你知不知道我爸把龙鳞托付给别人这件事?”


“好像听你妈说过。”李白掏掏耳朵,打了个哈欠挥挥手也慢腾腾地往楼下挪,“好像能保两次命来着?应该是被你爹哪个亲戚拿走了吧,他不太可能给外人。”


韩信哦了一声,挥了挥手,强行扯出一个僵硬而诡异的微笑:“谢了,李白。”


李白手一抖,望着韩信飞速奔跑的身影,颇为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自言自语道:“偶尔当次好人,感觉也不赖啊。”


韩信一路飞奔到山脚下,灯火通明的街市早已被他甩在身后。崎岖的山麓踏上去有一种真实的触感,跑过花丛时窸窸窣窣的响声也是悦耳的。


他脑海里突然闪过赵云浅浅的微笑,连盛放的海棠也为之失色,温和如玉的明黄眸中掠过欣喜和小小的憧憬,环住自己的脖颈轻道:“对不起,韩信,我不知道你从哪里来。”


“但我知道,现在你正在这里。”






一行身着黑衣的人蹲在别墅上,其中一个时不时拿出望远镜向山脚方向看,良久低声道:“老大,我们派人侦查过了,现在别墅里只有赵云,但他大概受了重伤。白龙不在,他们家小少爷应该在学校。都抓走吗?”


“没必要。”被称作老大的人桀桀地笑了起来,摘下墨镜露出一张狰狞丑恶的相貌,颇为厌恶地指了指自己脚下,“赵子龙和那白龙关系好得很,把他抓走还愁白龙不上门找人?既不耗时也不费力。”


除他以外的黑衣人呼啦一声跪倒在地,眼中无一不闪着狂热而崇拜的光芒,齐声低道:“大人英明!”


那人摆了摆手,手下人便作鸟兽散。他眺望山下繁华的都市扯出一个阴郁诡谲的微笑,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他的眼旁赫然有一道粗长的疤痕,泛着粉白的颜色。


“白龙哟……你父亲毁我面貌,这债就由你们一家来偿还吧,呵呵……”





韩信喘着气抹了抹额头,舒了口气,又一次站在刘家的别墅外。


上次这样恍如隔世般的体会,还是赵云把奄奄一息的自己裹在中衣里,从重重包围中一个脚印深一个脚印浅地冲出来的时候。


他伸出手去敲门,还未等碰到那熟悉的门板,叫出那声“赵云”,嵌着中世纪雕塑的白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韩信的心猛地一沉。


“赵……云?”


一向谨慎的执事不可能忘记锁门这样平常的事情,韩信下意识拔腿就往楼上跑,刚要踢开赵云的卧室门时,迎面撞上了一个人。踉跄两步,韩信抬起头,两人同时怔了怔。


“吕布?你在我们家干什么?”


这位平时与他交际并不多的同班同学歉然看了他一眼,刚想开口解释,赵云的卧室里走出一个女子,怀中抱着一把裹着朱红色绸缎的长枪。


“……貂蝉同学也在啊。”


貂蝉见到韩信,冷哼一声,静如秋水的双眸中满是寒意:“子龙哥失踪和你必定有关,到现在了你还好意思说这是你家?”


“……你认识他?”


“别说了,当初明明是这么和赵云约好的。”吕布带有责备意味的眼神投向貂蝉,不但没有平息少女的怒气,反而让她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韩信面前,长枪一声清响掉在地上,一把扽起他的领子,毫不客气道:“你不是想知道子龙哥和你来历的关系吗?那就由我现在就告诉你。”


“十几年前你是条幼龙,物种又稀有,不知道差点多少次死在魔物嘴里。赵子龙第一次在这座后山上见到你,替你击败了一条蛟龙,你什么都不懂,天天跟在他后面。”


“十年前你从幼龙要蜕变成半成年,白龙何其稀少,渡劫要多困难你知道吗?你本来注定要死在那儿,但赵云几乎帮你挡了全部的劫雷,只为留白龙血脉和留下你这个人!”


貂蝉放在他领子上的手渐渐松开,哽咽着手臂挡住双眼,任泪水肆意流淌:“整整三十六道天雷啊……你知道他为什么不再是神话传奇了吗,因为从那天起,伤筋动骨,他的手已经注定拿不起这把龙胆长枪了……而你呢,你为他做过什么?你不过是落下一句'真是恶心'就冷淡离开而已!”


“婵儿,不宜多说。”吕布在一旁轻叹了口气,揉了揉貂蝉的脑袋,伸手揽住她的肩膀向外走,转头垂眸颔首道:“赵云被非法狩猎集团抓走了,他们的目标应当是你。我们现在要去救他,剩下的就请君自便吧。”


“且慢。”韩信蹲下身拿起龙胆长枪,抽掉朱红绸缎,露出森然的银白色枪身,站起身缓慢而坚定地点了点头,“我跟你们一起去。


吕布眸中划出一个浅浅的笑意,天方画戟的寒光在皎白的月色中一闪而过,剑眉舒展:“不愧是屠魔者心悦之人。”


韩信随着两人走出别墅,回望一眼两旁正茂盛成荫的杨柳,花圃边的海棠已然凋零,抽出深绿色的枝芽,低头鸟瞰下方娇艳欲滴的月季花。


当韩信亲手将龙胆长枪没入他的心旁,慌忙踏过蜿蜒的血河与他背道而驰,躲在角落里兀自泫然,韩信蓦然发现,自己早已喜欢上这个温和而又有些许倔强的赵云。


尽管他是至高无上的白龙,他只是个平淡的执事。就像十三年前的赵云弃了自己的骄矜傲然,如今韩信也要扔掉猜忌怀疑,赴汤蹈火去见他。

TBC


评论(7)
热度(75)

© 远书籍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