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会,我是远书。
农药/mjj/剑三/魔道祖师中心
all瑜爱好者




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

远书籍北

【嘉瑞】长风万里

学生嘉×歌手瑞,私下两个人在学校打打闹闹(。)
嘉→(←)瑞,题目正文没啥关系(
赶个尾巴,祝大家端午节牛b!




至此一生,曾是长风万里的相送。

一步一摇,一段回眸中。


1

当嘉德罗斯放下相机而接触到格瑞冰凉的手掌,下意识地环住他的腰时,瞥见他羞恼的眼神,心里咯噔一声大感不妙。

闪光灯仿佛有预谋一样,整齐划一地闪了起来。嘉德罗斯就这样尴尬地接住了从舞台上跌落的格瑞,发自内心地问候了狗仔队的祖宗们,开始后悔自己选了第一排的座位。

嘉德罗斯发誓,他真的只想来好好看一场演唱会而已。


2

嘉德罗斯喜欢格瑞,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在大多数人眼里,嘉德罗斯是个拽得二五八万的人,并且兼备着颜好品学兼优的特点,屌丝听了沉默肥宅听了流泪,却偏偏执着于跳级去追比自己大八岁的格瑞。

再说到格瑞,几乎是家喻户晓的了。考上大学即刻签约出道,从不起眼的酒吧驻唱歌手到银屏光幕上的耀眼明星,他似乎比其他怀揣同样梦想的人来的更轻而易举。

但就算舆论争辩格瑞的上位手段,他也从来没去在意过流言蜚语,招待会见面会照办不误。这自然有人欢喜有人愁,深得粉丝崇拜同时,也招来了不少公司旗下艺人的排斥。

此外还值得一提的是——在学校里,格瑞对嘉德罗斯已经讨厌到了极点。除了酷爱扛着棍子说要来干架之外,还有动不动突然说些令人费解的话这一点。

在格瑞本市的巡回演唱会开始的前一天,嘉德罗斯在门口拦住了提着行李箱的格瑞。在后者警惕的眼神凝视下,少年弯眸轻轻一笑,踮起脚装模作样地摸了摸格瑞银白色的碎发,道:“喂格瑞,你的演唱会我会去看。”

格瑞看着他怔忡了半晌,突然别过头拍开嘉德罗斯的手,拉起行李箱飞快地转过拐角跑走了。

“咋回事,莫名其妙啊……难道在害羞?”嘉德罗斯挠了挠头,仰头思考了半晌,最后摇了摇头得出了格瑞心海底针的结论,转圜过身踢飞脚下的石子,拉了拉围巾,把脸藏的更深了些。

“不过,还挺可爱的。”



嘉德罗斯凭借着单身十几年的手速顺利地抢到了演唱会第一排的门票。为了不白费他特意买的高档相机,他在一群人羡慕嫉妒恨的眼光中满意地晃荡到最中间的位置上,二郎腿一翘摆弄起相机。

观众陆陆续续入座,嘉德罗斯百无聊赖了二十分钟之后,会场的灯光熄灭,聚光灯晃在舞台中间,格瑞的发梢上。他的衣服似乎都没换,马甲上绑了几颗铆钉,抹额依旧没变,加上职业化的微笑,简直是无懈可击的少女偶像。

他走到舞台前方,浅笑着朝台下挥了挥手,引起一片尖叫。嘉德罗斯不得不说,这个舞台确实很气派——高到直接能向上看到格瑞白皙的大腿,嘉德罗斯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心里呸了两声。

格瑞大概看到了他,眸色一凝,面色不改却退后两步回到小提琴手和钢琴旁边,悠长的弦乐声开始回响。

真有那么讨厌我?嘉德罗斯同情了自己一把,目光一转转头看向自己的右侧,瞥见一群人分布在一起,全都有意无意地摆弄着自己的相机,似乎是在调焦距一般。他又去看举起话筒一本正经的格瑞,隐隐地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似乎——小提琴手坐的离格瑞太近了。嘉德罗斯微微蹙眉,试图努力让自己忽略掉这不自然。

终于,当歌曲唱到高潮部分的时候,格瑞向前跨了一步,直逼舞台边缘。同时,嘉德罗斯清楚地看到,那个他一直觉得很违和的小提琴手,此时伸出脚踢到了格瑞的脚踝。

当嘉德罗斯扔下相机而接触到格瑞冰凉的手掌,下意识地环住他的腰时,心里咯噔一声大感不妙。

闪光灯仿佛有预谋一样,整齐划一地闪了起来。嘉德罗斯就这样尴尬地接住了从舞台上跌落的格瑞,发自内心地问候了狗仔队的祖宗们,开始后悔自己选了第一排的座位。

嘉德罗斯发誓,他真的只想来好好看一场演唱会而已。



3

格瑞喜欢嘉德罗斯,这件事除了制作人兼经纪人的金以外,没有人知道。

明明对着别人都能好好喜形于色,但一旦面对了那个脾气很拽、喜欢扛着棍子气势汹汹地说要找自己单挑的人,只消瞥见他翘起的发梢,就只能冷下一张脸将自己的言行小心翼翼地掩藏。

“喂格瑞,你的演唱会我会去看。”嘉德罗斯踮起脚尖将手搭在他头上,佯装老成地揉乱了他的头发。

格瑞垂首拍掉他的手,在嘉德罗斯讶然的目光中拉起行李箱迅速地跑开,藏在拐角处抹了抹额头,深吸几口气平息住淡紫色的眸中些许紊乱和慌张,伸手碰了碰耳尖。

——有些烫。

“……不喜欢我就不要这么说啊。”





嘉德罗斯坐在第一排。

当聚光灯的强光带来的不适感消失后,格瑞第一眼就看见了悄悄举起相机按下快门的金发少年,不自觉地向后站了站,避开他热烈的目光。

当格瑞主动提出想要挑战情歌的时候,金差点把这个月的限量版CD扔到地上。在他一再强硬地要求下,经不起折腾的竹马终于放弃了抵抗,答应了作词作曲。

本以为在巡回演唱会上能顺利演唱,但有了嘉德罗斯在台下看着,格瑞不免有意无意地向他那边看去,就连背得熟练无比的歌词也差点忘掉,也没有注意到小提琴的声音比以往尖厉了很多,身后的小提琴手阴郁的眼神。

——毫无征兆地,脚踝处一阵发麻。格瑞一个踉跄,身体向前倾去。

像折翼坠落的白鸽一样,格瑞本能地闭上眼睛伸出手,一抹明黄色迅速掠过他的眼前。这台子足足高三米,他肯定的是如果自己头着地就只有死路一条。耳畔唯剩提琴声余音绕梁和断断续续的几声叫喊。

“嘉德罗斯……”

格瑞本能地嗫嚅出这个名字,旋即落入一个怀抱,便死死地抱住他的脖颈。

闪光灯几乎是无痕衔接,接连不断地晃着两人,格瑞这才明白一切都是被人计划好的。临时大场没有时间安装监控,除了格瑞自己和凶手以外,没有人会知道有谁在暗箱操作。

是嘉德罗斯的拥抱,带着孩子特有的一缕枫糖味,像甜腻的陷阱。他的指节发冷,没入格瑞的碎发中,微微有些颤抖。

“傻啊格瑞,摔着自己怎么办。”

格瑞轻哼一声,面颊染上些绯红,把头埋在嘉德罗斯的围巾旁——就算知道接下来关于绯闻的报纸头条会接踵而至,他现在也不愿意松开这个人的脖颈了。

在惊慌失措的呐喊声与晃眼的灯光中,格瑞的紫眸中蒙上一层绚烂的光晕。他深吸一口气,用几乎谁也听不到的声音嗫嚅道:

“……我喜欢你,嘉德罗斯。”










4

“起这么早,看什么呢?”嘉德罗斯打了个哈欠,从沙发后环住格瑞的肩,手不安分地向下探去。

“皮。”格瑞啪地一声合上手里的书册,挣开他的怀抱,站起身将它丢上书架最顶端,瞥了一眼嘉德罗斯极度委屈的表情,将一缕微长的银发捋到耳后,端起桌上的咖啡,“你有时间和我说话还不如先吃早饭,现在都快中午了,下午我还要去公司面试。”

“你说你三年前不从歌坛退役多好。”嘉德罗斯目光一转,凑过去笑道:“那要不今天中午我请客,你就告诉我刚才你看了什么行不?”

“我隐退还不都是因为你……”格瑞被他的碎发蹭得有些酥痒,别开眼神咳嗽一声,正色道:“嘉德罗斯,中国有句古话,叫无事献殷勤,非……”

“非常喜欢你。”

落满灰尘的书架顶上,一张照片慢慢悠悠地飘落下来。银发男子紧紧环住金发少年,双唇轻启似乎欲言又止。他的眼睛里映出如浩如烟海的星辰般的灯火,映着面前人的影子。

“……我喜欢你,嘉德罗斯。”那时候格瑞兀自这样呢喃。

“我也喜欢你。”他听到了这样的回答,眼前勾勒出嘉德罗斯的浅笑。

END







评论(8)
热度(90)

© 远书籍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