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会,我是远书。
农药/mjj/剑三/魔道祖师中心
all瑜爱好者




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我想要军爷

远书籍北

【白狄】天一生水(300fo点文)

终于嗑完啦!!现代au,史学家白×阁主狄
具体设定意会……总之是he()
--有擅自改变历史的成分,正史科普在文章最后
不知道在宁波的小天使会不会打死我(。
↓↓↓↓↓↓↓

天一生水,地六成之。

——《易经》



0

日光透过杨柳的枝叶在地下撒过一片星罗棋布的光点。

白衣的剑客抿唇一笑,伸出自己的小拇指到不苟言笑的青蓝色官服的男人面前,拖长声音道:“等你阁主任期时间到了——咱们两个私奔怎么样啊,狄大人?”

“谁要跟你私奔。”男人冷哼一声,但还是轻轻拉住他的手指,“你别再来天一阁游手好闲,某就很知足了。”

“真绝情啊。”剑客弯起湖蓝色的眼眸,丝毫没有伤心的样子,看着男人温和地笑了起来,茭白的衣袂随风扬起,“我们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冲天的火光吞噬了幽静的庭院,尽管上天已经大发慈悲降下了连绵的小雨。木质的阁楼经不起这样的烈焰,发出尖啸哀鸣重重地倒下。所有人都在尽力挽救着数以万计的藏书,没有人看到——或是说所有人都刻意没有看到那个被压在书架下的男人。

剑客蹲在他面前,试图抬起那个厚重的架子。他早就被浓烟熏得不住地咳嗽,那张清秀俊凯的脸也任泪水肆意流淌。

“太白,快走。”男人深吸了一口气,摸了摸额头上的血,闭上眼睛不忍再看他的表情,“他们本就不想让我活下来……或许因为天一阁不允许我和你在一起,给他们的史书留下不好的一页吧。”

“不会的,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剑客抹了抹泪水,握住他纤长白皙的手。男人默然了半晌,突然缩手将他扯了个踉跄,勾住剑客的脖颈碰了碰他冰凉的唇齿,混杂着梅雨的味道留下一个浅浅的吻。

“怀英……”剑客怔了怔,忽然反应过来想向后退去,但为时已晚。男人一拳砸在他的腹部,剑客便头一沉趴在他的怀里。

男人抽出他腰间的青莲剑,将他平放在地上,用尽全力用剑柄将剑客顶出去很远,直到已经模糊的视线中出现一双手将远处的剑客拽了起来,他才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

青莲剑很重,一点也看不出来剑客拿着这么重的物体是怎样舞剑的。男人想起他来,指尖划过剑鞘,兀自宽慰地笑了笑。

“李太白啊,某心悦你……只可惜活着的时候没有及时对你说出来。食言了真对不起……”





1

李白又做了那个梦。

在江浙蜿蜿蜒蜒的沥青小路上,小雨霏霏。烟雨袅袅中,撑着竹绢伞的男人侧目看他,着一身茭白的衣服,黑发整齐地拢于脑后,夹着些碧色,金眸深邃。

男人启唇唤了自己的名字,旋即又嗫嚅了些什么,面颊染上些绯红,弯眸浅浅一笑,转过身去踩着淅沥雨滴没入灰白色的深巷中。

紧接着,风景全数没入一片黑暗中,再转眼便是刺眼的红光,焦灼的黑烟蔓延在偌大的阁楼中。他踉跄着想冲出大火,有谁在身后推了他一把,将他推出了热浪。脚下一轻,心脏处却开始觉得火辣辣的疼。

“李太白,我——”

回眸去看,是那双白皙纤长的手,本该执着竹绢伞的手。他心中一紧,伸出手努力地想张嘴问:“等等,你说什……”

视线朦胧了。有什么东西啪嗒一声落在掌心,他低头去看。什么也看不见。

他听见自己喃喃道:“……骗子,明明说好一起离开……”






2

煞白的天花板。

李白猛地坐起来,已经冷汗涔涔。他按着胸口深吸了几口气,迷离了好半晌才想起从床上爬起来,胡乱套上衬衫和西服裤,瞥了一眼闹钟,兀自大叫一声喊道:“我靠赶不上飞机了!”

偌大的公寓里自然没有人理会他。今日本和同专业的大三学长们约好了去浙江宁波做调研。李白看着某前辈七点半发来的“我们先出发了”的消息,再悲愤地看了看表,已然已经跨过了两个小时,也只能重新临时买一张机票了。

找到原来那家航空公司,恰好有一架十二点出发的航班,剩下最后一个座位。李白凭借着多年引以为傲的手速迅速付款,啃几口面包立马提着行李出发了。

登机后时间倒是很富裕,座位也是两两一排,李白戴上墨镜舒了口气,垂眸在心里默默祈祷别坐个身材宽大的家伙。良久,嗡鸣声从窗户外的机翼旁传出,飞机开始缓缓移动。

“你好,请问这里有人吗?”

循着这低沉磁性的声音而去,李白睁开眼睛,便看见这个像二十出头的青年。带着鸭舌帽,眼睫狭长,明黄色的瞳孔如鎏金一般,紧抿的双唇勾勒出他柔和的线条,很是清秀,给人一种百看不腻的感觉。

想着飞机已经上道,李白摇了摇头,向窗边挪了挪道:“没,你坐吧。”

“谢谢。”青年一本正经地颔首,中规中矩地将背包塑成一个接近完美的大方块放在前座的椅子下,一系列动作熟练得让李白目瞪口呆。

兴许是看到李白愕然的目光,青年浅浅一笑,道:“抱歉,习惯了。我们家有这样的要求,所以我在外面也……”

李白来了些兴趣,将身子向前倾,眄眸好奇道:“我叫李白。……能不能冒昧地问一下你是哪里人?”

“浙江宁波。我叫狄仁杰,怀英也可。此程就是要回家,顺便参与科研调查,接待一个历史科考小组的活动。只不过这里发生了点意外误了七点半的飞机,才只能买这一班的票。”

“……你不会要接待w大的科考小组吧?”

狄仁杰侧目,挑眉道:“你怎么知道?”

李白指了指自己,尴尬地笑了笑:“那咱们挺巧的。我也是成员之一啊……只不过不小心睡过头了而已。”





3

兜兜转转两人还是一起去了科研小组所在的宾馆。在李白向前辈痛哭流涕负荆请罪后,在全组人员的一致决定下,李白被光荣地发配去调查城市古建筑,并被赦免今明两天晚上吃烧烤的权利。

“你去调查下天一阁吧,别的由我们负责。”程咬金从背包里抽出来一沓文件,拿出其中一个最大的递给李白,“重点关注一下最后一代阁主是谁,我们怀疑史书记载的有出入。”




“天一阁啊,确实是应该好好看看。”狄仁杰接过李白手中的单子,粗略扫了几眼,抬起头迟疑地挑眉,“你们到底要调查什么啊,居然要去这么多地方?”

“嗯……简单来说,我们专业主要是学习找出史书错误然后订正吧,”李白蹲下身戳了戳自动贩卖机,两罐可乐打着转滚下来,冲着狄仁杰晃了晃,“就是钻牛角尖纠错的一帮人。”

狄仁杰顿了一下,金眸中掠过一丝迟疑,摇摇头道:“谢谢,我不用了。”

“真守旧。”李白耸耸肩启开一罐,叹了口气往大厅沙发上一坐,“当初我真是信了自己的鬼直觉才选的这专业。女孩子少之又少,项目资金还抠门不给,年终奖也不存在的,穷的要死。”

“……直觉?”

“是啊。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做相同的一个梦,一直到现在。当初考上大学的时候我竟然死心眼地认为这个专业和我的梦有什么千丝万缕的联系……你说傻不傻。”

狄仁杰默然了半晌,压低了鸭舌帽浅浅地划出一个微笑:“是挺傻的。不过……也许是真的。”

李白抬眼死死盯着他,湖蓝色的眸中闪烁着异样的光。直到狄仁杰觉得毛骨悚然,才惊呼一声指着他道:“怀英,我才觉得你笑起来挺好看的。”

狄仁杰咳嗽两声,别过头将碎发捋到耳后,遮住自己有些泛红的脸颊:“……我又不是你,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会反过来夸你的。”

“嘁——但你耳朵红了啊。”

“闭嘴,现在应该想想你可怜的晚饭怎么解决。”






4

当李白坐在餐厅顶着黑眼圈邋遢着衬衣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时,在一旁用早饭的狄仁杰忍不住拿筷子敲了一下他的脑袋。

“七点半就把我叫起来,现在居然还打我……你有没有良心!”李白呸了两声,按了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扒拉着盘子里的干面包,“你难道不知道我昨天一点才睡吗……”

狄仁杰默然。等李白将狐疑的目光投过去后,他慢条斯理地收拾好盘子,摆好刀叉碗筷,将餐巾纸叠成一摞长方体。在李白期待的目光下悠悠道:“食不语。”

李白突然觉得,自己的智商被狄仁杰三百六十度托马斯回旋鄙视了。

“你已经在酒店里强行窝了两天,你前辈们都开始走访调查了。今天我们必须出发了。”狄仁杰正了正自己的帽子,起身推回餐椅,“我先回房间戴上笔记本和相机。”

李白匆忙咽下一口牛奶,挥了挥手不情愿道:“好吧……话说你这么带我出去,作为接待领队不汇报一下真的好吗?”

狄仁杰顿了顿,金眸少有地流露出了一抹迟疑和踟蹰,但迅速被冷静和果断所替代。他张了张嘴道:“无妨。我只是接应你们的队伍,他们负责的项目跟我没有太大关系。”

李白听得云里雾里,只得胡乱点了点头。风卷残云般地解决早饭,收拾好自己的背包,和狄仁杰乘大巴一起到距离位于宁波市中心20公里的天一阁。令人惊讶的是,游客竟然寥寥无几。

今天是阴天。预报本应该是旅游的好天气,可南方的雨也总是无常,雨滴轻轻敲击在斑驳陆离的石板路上,灰白色调的小巷蜿蜒曲折,杨柳服帖地沉寂下来,搭在红墙灰瓦上,露珠滚落柳叶,纸条轻轻颤了颤。细雨悄声慰问着沉睡在历史长河中的沉疴古迹。

很像。很像梦中的那个地方——江浙小镇的梅雨时景,到底能带给他什么真相?李白清楚地听到自己炽热的心脏跳动的声音。

只是他蓦然想起来,狄仁杰压了压帽檐低声道:“不过,直觉也许是真的。”

李白悄悄眄眸看向身边的狄仁杰。他表情淡然,一副坦然自若的样子。或许他原本就知道什么,也或只是无意间的慨叹。仔细回想,原本他恰巧出现的疑点就很多,说到底他们两个也本应该是陌路人。

天一阁已然不像从前那般辉煌盛大。但只一个大正楷书写的鎏金不菲匾额,就已经能看出这间藏书过万的楼阁曾经是多么闻名遐迩。

李白打起精神,打开玄关大门,尘土扑面而来。外界的空间像是死寂了,只有雨声不绝于耳。狄仁杰在门外的控制室摸到了总电闸,咔嚓一声,昏黄的灯光霎时间照亮了整个大厅。

映入眼帘的只有堆积如山的书。有的在地上,也有整整齐齐排在书架上的。约莫是大多数人穷尽一生也读不完的数量。

“这居然也只是当年的十分之一……唉。”李白唏嘘半晌,拆开真空袋戴上手套口罩,随便从书堆上取下来一本,掂量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扽着书脚翻开。“怀英你看,我正好翻到历代天一阁阁主的家谱了哎。”

李白想起程咬金委托他调查的事情,径直翻到最后一页,抹去书页上久年封尘的痕迹,在他看到那一串官职名称后面的名字时,扬眉睁大了双眼,转头向门口看去。

“……天一阁第十一任阁主,原治安官狄仁杰。去世于火灾意外,随其消失的有藏书三千二百八十九本,珍品古玩十一件,江湖原称「青莲剑仙」李姓剑客一人,不可考其真实字号。”

——啪嗒。

黑色的鸭舌帽掉在地上,滚了两圈停在狄仁杰的脚下。他扬起墨蓝色的竹绢伞,露出夹着碧色的碎发,眼睫依旧浅淡,一双金眸静如秋水。一身正装不知何时变成墨蓝交织的官服,飞跃的云鹤绣在他青白的长袍上。

“怀英……我们到底……”李白艰难地吐出几个字,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又抬眸去看站在雨中的狄仁杰,“你是为了救我?不对……这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狄仁杰收起伞,只是静静伫立在霏霏细雨中——他的身体看上去像透明的一般,雨滴轻而易举地穿过了他,砸在青石板上。

“如你所见。我是狄仁杰,生前为天一阁第十一任阁主。”他扬起一个苍白的笑容,迈步走进阁中,木地板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可惜现在只是一缕残留在世间的魂魄了。”

“那你为何要……在人世滞留这么久?不去投胎转世?”

他径直走过李白身边,踮起脚尖在离大门最近的书架上拿下来三本古籍,来回摸索了半晌抽出来一柄长剑。

“某生怕自己转世就会忘记你的事情,或许我们二人就就此擦肩而过了。”狄仁杰吹了吹剑鞘上的尘土,目光中掠过一丝柔和,“想着一定要把你的东西完完整整地还给你,不知不觉就过了这么长时间。或许对于鬼魂来说,只是弹指一瞬的事情罢。”

狄仁杰上前几步,走到李白面前,双手虔敬地将长剑递于他眼前。颤抖的双手像是不听从使唤一般,李白稳稳地接住了剑柄,抚过他冰凉的指尖。

“……天一阁原第十一阁主狄仁杰,将青莲剑交还于剑仙李太白,从此誓约不违天命,与世间再无纠葛。”

“我要走了。”他站直了身,倒是展颜粲然笑起来,弯腰捡起地上的竹绢伞,“对了,有些话还必须得和你说——某生前一直不是个能好好表达自己情感的人,所以现在可以说了。”

“狄某一直心悦你。”







5

“喂,喂,李白。”程咬金的喊声让李白猛然睁大了眼睛,突然坐起来和他的额头相撞,吃痛地闷哼了一声。周围是煞白的墙,身上贴满了各种心电监护器的探头。

“医院?我记得我在天一阁调查古迹……”

“别提了,要是元芳路过的时候没有留个心眼进去看,你就活活憋死在藏书阁里吧。”程咬金冷哼一声,“那天值班室的人休假,保安室用来供暖的煤气漏了你都不知道。他跑进去把你拖出来的,你昏迷了还抱着把古剑死也不松手。”

李白像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似得,抓住程咬金的领子,湖蓝色的眸中充溢着焦急和慌张:“那——剑呢?”

“在这儿。”程咬金指指床头柜后裹上红绸缎的长剑,“话说我委托给你的事情调查好了吗?”

“啊……嗯。”李白怔忡半晌点了点头,“天一阁第十一任阁主,他叫——”

他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奇怪,他叫……什么来着?”







6

李白翻开手机查看了一下短信,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愉快地走出大厦。大学毕业一个半月就能找到工作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李白就是少数人的其中一个。他的父亲李客恰好就在国家机关工作,史料编辑部的主任也对他赏识有佳。

刚上任李白自然也没有什么实权,被发配到宁波挂名了某个藏书阁的副馆长。馆长老大不乐意跑到李客那里发牢骚了好一阵子,才不情愿地回到天一阁去见这个年轻人。

出乎老馆长意外的是,李白并没有他父亲所说的那样放浪不羁或者游手好闲,反而对于阁内工作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往外面一站就能吸引无数游客接踵而至,每天游览者络绎不绝。

有时候没有李白的事情了,他就站在楼阁二层向幽深的小巷深处看去,一看就是一个小时。

好像是在寻找谁一样。

“这位游客,这里的藏书是不允许直接触碰的,请您……”

馆长的喊声和游客来来往往的交谈声打断了李白的思绪。他起身掸了掸衣服,换上轻快的微笑跑下楼梯,还没有看见发生了什么便迫不及待地喊道:“黄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帮——”

“对不起。我只是觉得《尚书》和《礼记》这两本古籍的年代不同,不应当把它们放在一起,所以想换一下位置……”馆长宽厚的身前露出一个男人纤长的身形,戴着鸭舌帽,身着白衬衫。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的一瞬间,李白的大脑突然一片空白。他就杵在那直勾勾地看着他,蓦然,两个人视线交汇。男人扬眉笑了笑,帽檐下一缕碧色的碎发若隐若现。

“对不起,先生,我想我应该先和您后面的这位小哥道个歉。”

老馆长挠了挠头,转头望向怔神的李白,再看看挂着浅笑的男人,好像突然懂了什么,尴尬地笑了笑道:“你们继续,请,楼上谈。”

他转头去处理骚乱的游客们的情绪,余光瞥见还在僵持对视的两人,蹙眉嘟囔道:“……现在的年轻人哟。”

“你……”李白困惑地看着他,搜刮尽了脑袋里形容「很熟悉」的话,最后选出来一句最笨拙烂俗的搭讪方式:“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今世不曾。”他摇摇头,摘下鸭舌帽伸出左手,“我名狄仁杰,小字怀英。”

“李白,小字太白。”同样的左手伸出,握住狄仁杰冰凉的手掌和白皙纤长的手指,向李白传来一丝熟悉的温度。“呃……如果你一会儿有时间的话,介不介意一起出去用晚餐?”

狄仁杰怔了怔,旋即嘴角微微上扬,颔首道:“乐意至极。”

END



--天一阁:
坐落于浙江宁波市,始建于明朝中期,亚洲三大古藏书阁之一,由范钦主修。名字来源于《易经》中的“天一生水,地六合之”,意旨为中国最早的的计算天时方法,在阁名称中意在“水克火”以防阁中藏书被大火烧毁,但依旧被偷窃者盗走了很多。
↑以上是正史的自我理解,具体的请百度百科,轻喷(……

评论(5)
热度(80)

© 远书籍北 | Powered by LOFTER